中的华妃为啥那么记恨甄嬛,旧人不覆

落日宫宇

1.咫尺天涯

问题:《甄嬛传》中的华妃为什么那么记恨甄嬛?

文|唐半仙儿

那日,他亲手为我画眉,画的是他最喜欢的远山黛。他专注的为我画眉,我则专注的记下他的表情。那日,他亲手为我穿上嫁衣,那样鲜艳明丽的红,触目惊心。那日,他亲手将我送到皇上身边,而我与他,从此,咫尺天涯。我对他浅笑,美得惊艳了时光,却惊不了他的心。心下凄然,恨意便肆意袭来。

回答:

【壹】

他叫玄夜,是朝廷的左将军,更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身边的人都喊他“四公子”。

华妃有着过人的美貌,显赫的家世,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有个功高盖主的哥哥年羹尧,性情跋扈,怎么可能容忍得了一直受宠的自己竟然输给一个才进宫的小喽啰。
图片 1

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犹记得,我8岁那年,最深刻的记忆便是兵荒马乱,颠沛流离。那样的场景我想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就在那场战乱中我与家人失散,遇见了玄夜。那时的他,已长成了翩翩少年,冷峻而疏离,对我却异常温和,我被他牵回了府。

她记恨甄嬛,老是想给甄嬛颜色看,老是想找甄嬛的麻烦,觉得自己就算暂时不受宠,但是看在自己哥哥的份上这些只是暂时的。其实没有的爱那里来的恨啊,她爱皇上,所以羡慕嫉妒恨。
图片 2

江绫手托腮趴在扶风楼二楼的窗口,一脸甜腻地笑着,目光紧紧胶结在楼下纵马而来的白衣男子身上。

他教我写字,笨拙的我却总是连笔都拿不好。他握着我的手,反复的练习。他为我作画,我总是表情呆滞,他却画出巧笑倩兮的我。后来,渐渐长大的我,开始伴着他的曲,为他起舞。翩翩兮已不再是当年笨拙的自己,我以为我们会如此相伴,直到老去。

曾经一袭红衣策马入王府,和心中的少年郎恩恩爱爱。怎奈帝皇无真心啊,甄嬛年轻漂亮,进宫后自己不再是一枝独秀,地位不如以前,更不得皇上恩宠,所以她恨甄嬛,抢了皇帝的宠爱,越想心里就越恨,其实她也只是爱着一个男人的普通女人而已,她的跋扈源于爱,恨也源于爱。
图片 3

那白马上的男子,丰神俊朗,器宇轩昂,眉眼间还带着淡淡的书卷气。

直到十四岁那年,我亲手做了好吃的凤梨酥,甚至用了鲜花做点缀。放在他的书桌上,看他新写的字,却听见里间传来说话声,侧耳倾听:“公子推脱不让她进宫,那公子怎么又想不出法子呢?”微带了嘲讽,我不知道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能对玄夜说这样的话。

回答:

是江绫的梦中人,和心上人模样。

“放肆,本王是看着将军的面,才绕你一命,休要得寸进尺”玄夜声音徒然增高,带了怒意。

华妃姿色过人,但才情全无,在皇上眼里更看重才貌双全的甄嬛,但甄嬛在华妃眼里“贱人就是矫情”。所有变着法儿勾引皇上的人,都被华妃记恨,不单单是甄嬛。说白了,华妃就是嫉妒心太重。华妃还讨厌沈眉庄得宠,设计假孕陷害她,并企图借瘟疫除掉她;华妃嫉妒富察贵人因为怀孕恃宠而骄。也从另一个侧面证实她最在乎皇上。别人献媚于皇上都是为了得宠,只有她是真心爱皇上。这种爱,怎么能够与人分享?当甄嬛出现,独享恩宠的时候,是华妃最难受的时候,特别是甄嬛怀孕以后,更是恨自己不能怀孕,吃酸黄瓜,做呕吐状,用假象迷惑自己,其实也是挺悲惨的一个人物,她的悲惨来源于,真正不让自己怀孕的正是自己最喜欢的皇上。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似乎是觉察到了江绫那灼热的目光,马上的男子勒马而立,抬头看向扶风楼的二楼,待看清楼上佳人,便缓缓地,缓缓地,绽出了一抹浅笑,当真是绝代的风华。

“老妇说的都是事实,自五年前,你制造过一场动乱,便再无任何动静,且被皇上以叛乱未平为由收回你一半兵权。难得你忘了十八年前的仇恨了吗?若不是夫君一直以奸细的身份活着,并且在最后用生命救了先皇一命,你能活着吗?你不会体会到老妇的仇恨,更不会体会到老妇的失子之痛。左贵妃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前世冤孽。”老妇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声音甚为凄然。

回答:

【贰】

而我亦仓惶逃离,并不去体会玄夜自称本王。五年前的动乱,原来恩人是他,仇人亦是他。我心心念念的四公子。

《甄嬛传》里的华妃让许多人又爱又恨又怜,爱她的真实,恨她的狠毒,怜她被最爱的人算计了!甄嬛初入皇宫,最先遇到的对手就是华妃。入宫的秀女那么多,为什么华妃独独那么痛恨甄嬛?原因有这些!
图片 8

园中牡丹开得正好,江绫斜倚在贵妃榻上望着那一片姹紫嫣红发呆。

玄夜好几日不曾来见我,那日我在海棠树下荡秋千,四月里的好天气,粉色的花团在风里摇摆,花瓣在风里飘落。玄夜走过来,帮我推着秋千,问道:“念念,想嫁给皇上吗?”

身为女人的嫉妒之心

“听宫人说,昨日你又同他在扶风楼相会了。”

“想啊,天下女子,哪个不想去那三尺墙里,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唇角勾起,内心酸涩。

“你一进宫后,皇上就不再像以前那样在意我了!”,“皇上只带了她一人去汤泉沐浴,只带她一人”这些话是最能体现出华妃的嫉妒之心了!甄嬛没进宫前,华妃冲冠六宫,就连皇后都要礼让三分,皇上什么好的都赏给她,什么都顺着她。可是,甄嬛进宫,皇上宠幸她之后,就什么都改变了:皇上不在那么在意她了,即使去了她那,也会半夜去甄嬛那,什么好东西都送入碎玉轩了,为甄嬛亲化姣梨妆,为她大肆办生日宴……这一切都是夺了皇上对华妃的宠爱。华妃那么深爱皇上,怎么能容忍别人夺去她的宠爱,自然发自内心的痛恨!
图片 9

男子在江绫身旁坐定,语气平淡如常。

“念念,说的可是真的?”玄夜的语气微微低沉。

与眉庄的姐妹情深让华妃视作一档

江绫垂了垂长长的眼睫,绽出清浅的笑意,“是啊,就在扶风楼,和他一起,喝酒,弹琴,下棋,作画,好不快活。”

“当然了。”

眉庄端庄大气,聪慧识理,深得皇上太后的喜爱,皇上还特许她学习六宫事宜。这严重威胁到她协理六宫之权,她早已深恶痛绝。眉庄与甄嬛从一进宫就姐妹情深的,恨眉庄也不然恨甄嬛!
图片 10

“我记得你以前不会下棋,棋艺差,棋品更差,常常悔棋不说,每次快要输了,总是耍赖搅乱棋盘,说要……”

我们的都静默不说话,他有一下无一下的轻轻推着秋千,我的身体随着秋千起起落落,如同我初遇他时的心,忽高忽低。

端妃的襄助更加恨

“你都说了是以前了,今非昔比,况且,他可是一位好先生。”

2.入他人怀

华妃之前怀过孩子,可是因为喝了端妃的安胎药就没有了,一直认为是端妃害死了她的孩子,一直对端妃恨之入骨,其实都是皇上的计谋,端妃只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端妃就像是她最痛恨的敌人,华妃几次为难甄嬛,都是端妃无缘无故跳出来救了甄嬛。华妃视甄嬛与端妃一档,自然恨上加恨!
图片 11

“别忘了,你终归是朕的皇后,他始终是朕的皇弟!”男人的声音总算不复波澜不惊,带了一层薄怒。

二月十八,诸事大吉,我以贵人的身份接旨进宫。

官场上的甄远道处处与年家为敌

“呵,”江绫冷笑,“那皇上也不要忘了,你那心上人怜儿,可是你这皇弟的王妃。”

海棠花还未开,这一年,这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不会再见到这里的海棠花了。我也不会见到这里的玄夜了。

年羹尧自恃功高,目无尊上,早就犯了皇上的大忌,只是不自知而已!甄远道替皇上办事,搜集年羹尧的罪证,在大殿上直言不讳,在年家看来就是和他们过不去。华妃本来就恨甄嬛,因为甄远道更是恨的咬牙切齿了!
图片 12

男人终是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皇上颢澈待人极好,对我亦是如此。我过的甚好,每日里找着事填满日子,以免闲下来的时光里会内心会被他充斥。清歌总是乖巧的陪在我身旁。那日,闲来无事,便携了清歌去御花园赏荷,时值六月,荷花开的很美,清香远远飘来,正看的出神却见慕容怜以弱柳扶风之姿走来,柔柔弱弱的样子,倒极配她的名字。我恭敬的行礼:”容嫔吉祥。“

这些原因都是造成华妃痛恨甄嬛的原因。所谓集爱于一身,也就是集恨于一身啊!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原因才让甄嬛在后宫树了那么多敌人!

【叁】

她眼角眉梢都是藏也藏不住的恨意,皱了皱眉头笑道:"皇上最近瞧妹妹瞧的紧,这会子怎么不侍奉皇上,有空来这里赏花了。”不待我回话,只见她瞧了瞧四下无人,继续说到:“你这狐媚子劲儿不是勾引四公子勾引的紧,怎么还是被送进了宫里,不过是颗棋子罢了。”我的心像突然被刺了一样疼痛起来,只恍惚听见:“慕容怜不许你以后欺负她,否则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抬头,却见是玄夜,大概有半年的光景不曾见过他了,他显得越发廋了。他见我看他,便向我走来,我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回答:

御书房里,玄夜望着书案上的奏折,愁眉紧锁。

他急急追上来,问到:“念念,别来无恙?”

在甄嬛没来之前华妃是最受宠的妃子。但甄嬛一来,因为她酷似纯元皇后,所以很得宠,所以华妃很嫉妒甄嬛。

身侧,雪衣的女子低眉顺眼,小心细致地研着墨。

我突然停下来,幸得清歌扶着,我不露痕迹的掩饰了脚下的不稳,回眸浅笑,那样的笑,入目惊心,颠倒众生。轻启朱唇:“他待我极好,为我画眉,教我写字,为我吹曲,伴我起舞,那些你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他亦能做到。”将他的失落与悲伤尽收眼底,我肆意的笑着转身,只可惜,我知道我并不开心。

图片 13

一时间,空荡荡的御书房里,只剩下略显刺耳的摩擦声。

远远的便看见颢澈站在一颗老树下,待我走近,他便温柔的牵了我的手说:“刚看见容儿过去,这会你又是这般模样,可是被她欺负了?”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华妃喜欢皇上,所以只要皇上宠幸其他的女子,她都会感到嫉妒。在我看来,华妃不过是个可怜人。不否认她残害妃嫔的狠毒之心,但也怜悯她对皇上的一片深情。

“皇上宣我来此,却不发一语,难不成只是为了让我来为皇上研墨?”

“皇上多虑了,容嫔姐姐不曾欺负嫔妾。”我任他牵着,他朗朗的笑了,牵了我的手去夏意苑赏荷。

图片 14

女子声音轻灵,带着一丝不解,一丝羞愤。

入夜,清歌悄悄对我说:“容主子也是四公子送进宫的,以后,她不会欺负小主了。”我微微点头,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但是,皇上和太后并不喜欢华妃,他们对华妃看起来不错主要是看在他哥哥年羹尧的面子上而已,让她仅仅只是一个妃子的时候就帮助皇后协理六宫。但是却赐给她欢宜香,不让她怀孕,生下皇子来。在后宫,没有皇子的妃子的未来将会是非常可悲的。

“过来。”书案前原本满面肃杀的男人忽地笑了,很是得意的笑望着眼前因为薄怒和羞怯殷红了脸颊的女人。

3.祸福相依

图片 15

“做什么?”女子研墨的手一顿,墨汁溅上了宣纸,一时间墨香肆溢。

这日是我最喜欢的晴天,我被太医诊断出喜脉,一时恩宠极盛,殊荣不断。被封为妃,赐字:“芳”。这是我进宫的第三个年头。

所以华妃恨甄嬛实在是恨错了对象,因为皇帝早晚会有新得宠的人的。真正让她如此悲剧的实际上是皇帝和太后。

玄夜伸手将身侧的女子一把拉入怀里,低头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心。

颢澈每日都会抽空来我的寝宫陪我,有时是一同用膳,有时只是来陪我说说话。而我欢喜肚子里有了骨肉,对颢澈倒是温柔了许多,久不再想玄夜。清歌陪在身边,照顾我甚是入微。

回答:

“你说我要做什么。”

十二月里,雪一场又一场的下,梅花开的很美,我的寝宫外院种了几株朱砂梅,但我嫌看的不尽兴。拉了清歌去景冬苑去赏花。宫中有四苑,皆以四时而命名,景冬苑则是冬景极致的地方。而醉春苑,夏意苑,秋花苑则分别赏春夏秋之景。景冬苑里的梅花以朱砂梅和红梅最盛,美人梅,白梅次之。而我素来极是喜欢白梅,与雪色相似,却有清香万缕。亦喜欢朱砂梅,那深红色红的那么彻底,过份妖冶。

一则取决于皇帝对华妃的态度,早年雍正十分宠信年羹尧,为拉拢年羹尧的势力,皇帝就独宠华妃,以至于她宠冠后宫。
图片 16

语气里尽是诱惑。

转到一群美人梅丛中,见慕容怜亦在赏梅,她恭敬的行礼。示意她免了礼,一同赏梅。

二则因为华妃喜欢皇上,在甄嬛没来之前华妃是最受宠的妃子。但甄嬛一来,因为她酷似纯元皇后,所以很得宠,所以华妃很嫉妒甄嬛。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华妃喜欢上了皇上,所以只要皇上宠幸其他的女子,她都会感到嫉妒 说到底还是他太爱皇上了 视所有被皇上宠的女人为死敌 所以她恨妒甄嬛
图片 17

“听闻皇上新近又纳了一位妃子,皇上这后宫,当真是佳丽三千,何必又要把我宣来呢。”

“姐姐近日里可好,早就想去看姐姐,却怕扰了姐姐的清静。”

回答:

男人怀里的女子话语间是藏不住的嫉妒,坦诚的可爱。

“无妨,我一个人也无事,正无聊的紧。”我语气轻淡,透了白梅一样的疏离。

一个人本来千万宠爱于一身,半路来了个截胡的,岂不恨之入骨。而且此后来者,论出身和家庭背景比自己差太多,却得到皇上独宠,真的可气可恨。华妃记恨甄嬛就是如此。这与华妃的家庭教育和被宠坏大有关。却忘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能正确对待和大度处理,最后自己的好牌却输的一塌糊涂。

“怜儿可是喝醋了?因为我又新纳了妃子?”玄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好一阵子不说话,独自赏梅,慕容怜叽叽喳喳的说哪朵梅花好看些。却又听见慕容怜嬉笑着说:“皇上找姐姐来了。”我转身,看见颢澈,随了小太监朝这边走来,紫色金边锦袍外是一件黑色披风,温柔的脸上染了风霜,执了我的手问我们冷不冷,慕容怜识趣的离开,颢澈又同我赏了一会梅,便一同回了我的寝宫。

【肆】

次日,慕容怜和皇后一同来看我,慕容怜带来好吃的栗子酥,皇后夸着栗子酥如何好吃,时而说几句容嫔越发贤惠了。慕容怜笑的则越是恭敬有礼。我推辞不过,吃了几块栗子酥,甜而不腻,入口即化,甚是好吃。说说笑笑一阵,慕容怜和皇后一同离开。我欲相送,皇后却善意而温和的让我不必动,只安心养胎罢。

扶风楼里,红衣的女子正同白衣的男子下棋。

华灯初上,还未用晚膳,我便觉得肚子疼。清歌急急吩咐小丫鬟去请太医,清歌见我疼的满头是汗,且裙摆上已隐隐透出血迹,未经人事的她,着急的欲要落泪,御医刚到,颢澈随后便来了,诊断后,御医随了颢澈去了外间,而我则疲倦的昏昏欲睡。

“哎呀,走错了,这步不算不算。”女子也不顾及对手,自顾自的悔棋。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后,清歌告诉我我肚中的皇子没了,慕容怜被关在天牢里。有些事可以预料,但却无法阻止。慕容怜日日喊冤,却无人理睬。颢澈久不去皇后宫中。后来,皇后去了天牢。之后,慕容怜认罪,竟求着要见我。虽然过来十几日,身子还是很弱。

“嗯,那你重新来。”

慕容怜亦削廋了些,娇美不在,柔弱亦不在。笑着说:“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自己多幸运。你8岁出现时,我就失去了他。那时你还只是个孩子,他却每日每夜的和你在一起,教你写字,画画,吹曲。十四岁,你入宫,时常去我宫中的皇上就再也没有去过。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怨,我恨。可是现在的我好高兴,你知道吗?是最在乎你的玄夜让我害死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你只是他的棋子,他不会管你痛不痛,只是在乎他想不想要。”她肆意笑着,状若疯癫。而那声音像刀剑,一下一下的刺在我心上,那也许就是外箭穿心的痛吧。

男子倒也顺着女子,语气里尽是宠溺。

出了牢房门,远远有玄青色衣角一闪而过。次日,宫人传开容嫔在天牢自尽。一切又归于平静,颢澈已久不来我的寝宫。早就该预料到,那日慕容怜的话不只是说给我听,早就该预料到皇后的好计谋。但是我只是想确定,不是玄夜杀了我的孩子的。

“不下了不下了,这局不算。”女子变本加厉。

4.再生事端

“好,不算,”男子言语间尽是笑意,“等你调整好状态,我们重新来过。”

颢澈再来我宫中,已是三个月后,那是个微雨的日子,院子里的桃花开的美极了。薄雨打湿了衣裙,我却不觉,清歌劝不过我,便陪了我荡秋千,起起落落的感觉,让人有种莫名的燥意,却又贪恋那种起起落落的飘荡感,更迷恋的是这空气里的冰冷。

“阿玄可真不是一位好先生,哪有这么纵容学生的。”江绫非但不见好就收,反而还怒嗔眼前白衣的男子。

颢澈走过来,我恭敬的行礼。他拂了拂我额上被风吹乱的发。他问一句我便答一句。语气是一贯的平淡疏离。他不问我便不说,没有往日的随意,气氛有些微微的冷凝,比微雨的天气还有冷些,也无法被空气里的温度化开。

“我从未将绫儿看做是我的学生,让我如此纵容的,只有绫儿。”

待颢澈走了,清歌扶了我说:“主子莫要这样,奴婢看了难受。”

江绫蓦地红了脸颊。

“别担心,我很好。”我突然想起,从进宫后,我就一直这么好,好到对什么事都没有感觉。颢澈的温暖暖不化我内心结出的冰,更何况帝王心最是猜不透,今日好,谁又料得明日是什么样的光景。我已早想不起上次真正开心是什么日子了。

男子起身将江绫拥入怀中,修长的手轻抚她柔顺的发。

日子又回到了从前,颢澈经常来我寝宫,皇后亦对我温和体贴。那日午后,皇后邀了我去赏花,有意无意的说:“芳妃哥哥最近可是在谋划什么?皇上已略有察觉,本宫与你亲如姐妹,自然不能看着你出事,你可得叮嘱你哥哥一声。”

“那绫儿可愿随我走,一生一世和我在一起?”

“皇后娘娘就算是给一千个胆子,哥哥也不敢有什么谋划。不过,嫔妾还是谢谢皇后关心。”看皇后心里的得意,一时不敢露出太多担心。

【伍】

四月十二日,我带来清歌出宫,快马加鞭,从将军府的侧门进了府里,一路向西,海棠开的正艳,赏花人却已没有了旧时的心情。清歌在书房外守着,我进了书房,在左边的第二个抽屉里找到了议案,以及我十岁那年玄夜教我写的诗: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字写得很丑,笔画有些歪歪斜斜的。记得那时不懂其意,问玄夜,玄夜只是笑笑说以后就会懂了。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议案里则是玄夜与皇上各自佣兵多少,以及如何攻打,胜算几成。单单议案看,并没有什么。但是也完全可以通过这议案找个由头除了玄夜。此物留下必将是挑起事端。

昭华殿里,红衣的女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床榻上眉眼紧闭的男子。

匆匆回宫,还不曾歇息。皇后的人便到了,以私会亲人为由,压了我去刑部大牢。皇上仿佛漠不关心,并不曾来过天牢。清歌来了,哭着说:“皇上抓了四公子,抄了将军府。”我安慰着清歌,命她找了火匣子和银子来。

“结束吧,放我出宫,接怜儿进宫做你的皇后。”

夜里,我把银子给了值夜的守卫:“差大哥,你也知道的,我哥哥出了事,我想烧点纸祭祖,以求得先人庇佑。”守卫看了看银子,犹豫了下,遂点了点头:“小心点,别烧了大牢。”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男子紧闭双眸,看不到一丝情绪。

从怀里取出议案,打了火匣子,看着他一点点变为灰烬。我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梦里是8岁那年的兵荒马乱。反反复复的梦见,而我睡的并不踏实。有时候清歌会来大牢看我,更多的时间,则是我一个人猜测,担心。几个夜晚都在8岁的场景里度过,那样的梦,无休无止。

“你还恨着我吗?”江绫一步一步走到玄夜跟前,伏在他胸膛,将左耳紧贴他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这一夜,我早早睡下,清歌依然没有带来任何消息。梦里却是颢澈,那么温柔的拂着我的发说:“这些日子委屈你了,我只是怕你受伤害。”我就这样被颢澈温柔的望着,忽然,眼前的人变成了玄夜,他在高头大马上望着我笑,我向他跑去,马儿毫无征兆的发狂,朝我我冲来,玄夜被摔下马,战袍上满满都是血迹,却是满脸关心的样子喊着:“念念,小心。”

玄夜的眼珠动了动,没有睁眼,也没有回答。

清歌是在中午的时候来大牢的,天窗上有阳光射在墙上,可以看出是个晴好的日子,清歌带了好吃的饭菜,悲伤的说:“主子这些日子都廋了。”我随口问道:“公子怎么样了?”许久都没有问过玄夜的情况,虽然每次都极想知道,却依然等着清歌自己说出口。清歌微愣了一瞬,红了眼不说话,我一口饭噎在喉咙里,亦说不出话。

“你听,你的心脏在跳动,哪怕只在此时此刻,是只为我跳动的么?”

“皇上亲自领兵,攻打四公子,公子吃了败仗,受了伤,情况不太好。”

玄夜蓦地睁眼,眸光一黯,将江绫压在身下。

“皇后近日可好。”

细密地吻落在江绫裸露在外皎洁的心口上。

“后宫太平,皇后过的自然舒泰,唯独皇上并不许皇后来探望主子。”清歌虽疑惑,却并不问原因。而我,心里不免感激皇上,若皇后来了,以她的手段我怕难以活着出去。

“那你的心呢,是否还是只为我而跳动?”

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不得不承认,我是担心他的。恍惚间觉得和玄夜很近,时而又觉得很远。像做梦,又像回忆。迷糊中醒来,有月亮的清辉从高窗里照进来,很小的一团白光,落在地上。我转身,赫然发现房间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绵软的吻落在唇上,阻了江绫的回答。

黑色的夜行衣,却并未蒙面,当他转过头。我便是一惊,竟是玄夜,眉宇间是掩饰不了的疲惫。他见我望向他,便说到:“此次行事大败,不宜在京中久留,跟我走。”说完便拉起我的手。

“绫儿,我的绫儿,再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自你送我入宫,之后又让容妃害我堕胎,我便与你势不两立。本来当初偷了议案就是希望陛下早日杀了你,没想到你倒是命大。”我避开他的手,目光冷淡。

【陆】

“你为什么这么做?”玄夜疑惑而不相信的神色让我快意。

王府里,白衣的王爷撑着下巴坐在棋盘前,自己跟自己下棋。

“我恨你,从得知你害了我全家的时候,我就开始恨你了。你为了你自己,为了要夺回皇位,一次又一次的让百姓血流成河。我恨这样的你。你走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我浅笑着,看玄夜眉尖微蹙,心里的痛便压也压不下去,只装着淡然的样子。他漠然从我身边走过,一瞬间的檫肩而过,而我所以伪装的坚强也就在那一瞬间溃不成军。

“你倒是沉得住气,这般时候了,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5.再回首时

轻灵的声音响起,是他的王妃,怜儿。

悠悠醒转,头微微有些痛,映入眼帘的却是玄夜的脸。我以为还是在梦里,便转身背对着玄夜,只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说:“怎么像不认识我?”

阿玄笑了笑,没有说话,他跟自己打了一个赌,赌赢了,哪怕是万劫不复,他也在所不辞,赌输了,就算是万劫不复,他也无怨无悔。

“我怎么在这?”

“那天,我问他,为何不迎我进宫,纳我为妃,他说,深深宫苑,是非之地,他不愿我深陷其中,只愿我自由的活着。他是爱我的,对么?”

玄夜见我醒来,便高兴的凑到我面前说:“我看你哭的那么伤心,都哭晕了,怎么舍得丢下你。”说完竟然朝我调皮的笑笑。

怜儿望着阿玄,她渴望一个肯定,一个足以让她心安的肯定,哪怕这个肯定出自阿玄之口,而不是玄夜之口。

我不理他,见窗外阳光明媚,便起身,玄夜见我起身,就扶着我。这里确实很美,跟我以前想的一样,环山而居,临水而立,屋外种十里桃花。

“是啊,深深宫苑,是非之地,最求而不得的,便是自由,为了曾许诺的自由,哪怕她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他也纵容着,虽然不愿承认,他还是爱她的。”

这日,在屋外的老树下的石桌旁打盹,却梦见了清歌,和颢澈。梦见我还是芳妃,只是谁也不理我,就像每个人都感觉不到我存在一样。

“伤了我的心,你便高兴了么?你看我可笑,我看你又何尝不可笑,你以为她爱的是你吗,她不过是在你身上看到了曾经的他的影子罢了,你和我,不过都是曾经的他们的替身罢了。”

玄夜回来已经是黄昏时候,我正对着已经做好了简单的饭菜发呆,玄夜看起来兴致很高,“这几日太忙,没有空陪着你。多亏了十三的帮忙,生意渐渐的有了起色,改天买两个丫鬟来陪你。”玄夜见我呆呆的,便说道,面上微微露出歉意神色。

“替身么,只要她最终选择的是我,做替身又如何呢。”

“我不介意这些的,就是有些想清歌了,也不知道她好不好。你当初怎么不把她带走?”

“呵,你就那么确定她会跟你走?”

“是她执意要留下来的,对了前几日,还传了消息说,大抵是因皇上很思念你,便命清歌常常讲你的事。而清歌近日也很得皇上宠幸,已然是嫔位了。”

棋盘上,白棋与黑棋胶结着不分胜负,阿玄自嘲般笑了笑,没有回话。

“幸好当初你救了我的时候,用别人的身份顶替了我,大火烧了大牢。颢澈以为我死了,若是知道我是负了他,不知道又是什么光景?”虽然不是那么喜欢颢澈,但是还是有些愧意。

【柒】

“你后悔吗?”玄夜见我这样凄凄然的表情,神色竟有些难过。

爱一个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我摇摇头,朝他笑笑说道:“和你在一起很好。”

江绫策马立在风中,看了看远方天际的落日,又望了望天幕下巍然挺立的宫宇。

看着他眼里的笑意,我的心莫名的荡起了一层层忧伤。我知道他为了我放下了本该可以重新属于他的皇位,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不在意亲人的死去。而那传给颢澈的信恐已经入了京城吧。

忽然,便想起了最初的最初。

玄夜,对不起。我不能接受和你一起活着,但我愿意同你一起死去。

那时,她是玄夜的绫儿,他是江绫的阿玄。

他们如胶似漆情真意切时,玄夜还是王府里的逍遥王爷,潇洒肆意,风流倜傥。而江绫,生于江湖,长于江湖,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一个潇洒,一个纯真,一个率性,一个自在,那是他们记忆中最好的彼此。

后来,玄夜做了皇帝,为了巩固帝位,后宫里便多了不少权臣名将之女。

玄夜每次纳妃,江绫便会哭红了眼睛,哭花了妆容。

玄夜每次都是又心疼又好笑的望着她,说,虽然不想让你哭,可每每看到你为了我喝醋,为了我嫉妒,我便觉着很开心很开心。

玄夜纳了许多妃子,却从未宠幸过哪个,他只爱江绫,只宠着江绫,却不知这份宠爱有多沉重。

当自己的孩子未满周岁便遭人迫害离开人世时,江绫知道,自己错了,她对那些人的善意终究不足以抵过她们对她的恨。

江湖儿女,爱恨分明,有仇必报,不懂得阴诡算计,便只能手刃仇敌,一时之间,后宫血流成河。

自然,于玄夜而言,她捅了天大的篓子。

“是我错看了你,原来,你竟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当玄夜对江绫说出这番话时,他们费尽心机粉饰的太平终于破碎了,他们终于承认彼此都变了,再不是当初的他们了。

后来,玄夜又纳了许多妃子,只是江绫再不会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哭肿眼睛了。

后来,江绫遇见了阿玄,那个长得肖像玄夜,脾性也像极了当初的玄夜的白衣男子。

后来,玄夜遇见了怜儿,那个生于江湖,长于江湖,像曾经的江绫一样天真纯粹的雪衣姑娘。

后来,他们只能自欺欺人,彼此恨着,却又爱着别人身上当初的彼此的影子,浑浑噩噩,纠缠不清,再辨不出何为爱,何为恨,爱的是哪个,恨的又是哪个。

“该结束了。”江绫喃喃自语道。

【捌】

跟自己打的那个赌,终究还是输了。

阿玄又做回了那个逍遥王爷,每日里骑着白马招摇过市,习惯性的总是会在扶风楼下勒马而立。

只是,扶风楼的二楼,再没有那痴缠的目光。

怜儿还是进宫了,就像当初的江绫一样,义无反顾。

她以为她赢了,终于得到玄夜了,可自打进宫以后,玄夜再未召见她,只是托人带来口信,说,如果她想要自由了,随时都可以。

皇帝的后宫,自然是人人挤破了头也想进的,玄夜的后宫也越发的朝着佳丽三千的势头发展。

只是,一直未传出后宫里的哪位娘娘孕有子嗣的消息。

只听闻皇后好似生了一场大病,一直卧床不起,皇上心中牵念,日渐消瘦,年纪轻轻,便生了华发几许。

【玖】

茶楼里那说书人正说到故事的结局。

后来,皇后薨了,皇上郁结在心,不过三两年的光景,也驾鹤西去了。

因为先皇没有子嗣,便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皇弟,那个总是骑着白马,游历满天下的温润男人。

据说,新皇登基后遣散了先皇的后宫,放她们出宫再谋出路。

据说,新皇至今后位空悬。

“你还在等她么?”

白衣的女子问身侧一身明黄的男子。

男子自嘲般笑了笑,等一个终将会回到身边的人,那是等,等一个永远得不到的人,那便是执念了。

“你说,他寻到她了么?”

白衣的女子又问。

男子站在天幕下巍然挺立的宫宇上,望着远方天际的落日,那是他梦里与她策马而去的方向。

本文由亚洲必赢娱乐游戏发布于亚洲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华妃为啥那么记恨甄嬛,旧人不覆

TAG标签: 亚洲必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