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还是姐姐,拖地的老婆婆

文|有狐在沔

花儿与白骨

上高中的第二年,陈唐在父母的安排下,转入了以‘年年教学质量第一名’著称的运城市第一中学,陈唐的父母欣慰的看着儿子进入到了校园大门,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多么希望自己儿子以优异的成绩可以考入国内的任何一座重点大学,但是,那只是父母的自己的梦想,陈唐只是轻轻的感叹:刚出‘龙潭’,又入了‘虎穴’了,哎..... 陈唐懒洋洋的提着沉如大山般的书包,无精打采的进入到教学楼内,就在陈唐准备上楼梯的时候,一个衣着朴素,满脸慈祥的老婆婆挡在了陈唐的身前,只见老婆婆枯竹似的双手紧紧握住一把拖布,很卖力的拖着每一个台阶,就是不给陈唐让路。 那个,婆婆,你让开一下,我要上楼去教室。陈唐有点不耐烦了的大声说道。 可是老婆婆并没有理会陈唐,只是自顾自的拖着地板,拖布上的脏水还不时的溅落到陈唐的周围,弄的陈唐左躲右闪,陈唐脸上的表情开始又不耐烦转变为生气。 你给我起开,死老太婆。陈唐边说,边推开老婆婆向楼上走去,没走几步,只听后面砰的一声,把陈唐吓了一跳,以为力使的太大把老太太弄倒了,赶紧转过身来一看,只见身后空空如也,地上只有一把还滴着水的拖布。嘿,郁闷,这老太婆脾气比我还大!懒的和你一般见识,走了陈唐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上到二楼,来到了自己的教室--高二187班。 班主任姓王,看年纪也不是很大,乌黑的长发,白白的皮肤,长的十分的漂亮。这让陈唐心情顿时大好,心里立刻叹道:碰上这么美丽的班主任,何愁不被枪毙。王老师十分热情地把陈唐请入教室,陈唐自己胡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看着王老师。 不一会儿,教室里的同学差不多都到齐了,王老师用自己十分温柔的声音念着每一个人的名字,尤其是念到陈唐,王老师喊了三..四遍陈唐才反应过来,答到。这让王老师可以很轻易的记住了这名‘特殊’的学生。 接下来就是每一位同学到讲台上做自我介绍了,说实话,在陈唐看来,这是最无聊的一件事情了。不多会就轮到了陈唐上讲台了,陈唐面带微笑缓缓走到讲台上面,正欲说话,突然透过窗户看见教室外楼道 上站着一个黑影,陈唐赶紧眨了下眼睛,再一看什么也没有了。这可邪门了,明明看见...正想着呢,陈唐猛然看见教室门口站着一个老婆婆,仔细一看,正是自己在楼梯口碰见的那位‘不讲理’的老太婆。 陈唐同学,陈唐同学,你没事吧。王老师特有的温柔声音立即传到了在讲台上发呆的陈唐,陈唐赶紧回过神了,不好意思对着大家和王老师笑了笑,很快三言两语的介绍完了自己。 时间是那样的快,一眨眼就到了当天的晚自修时间,天空仿佛被人用一块黑布遮盖了起来,漆黑一片。陈唐正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最喜欢看的《逍遥爷们儿鬼故事精选》,陈唐的座位靠着窗户,窗户外面就是楼道,黑黑的楼道在灯光的照耀下,显的总是忽明忽暗,陈唐偶尔也看下窗外,看看是不是有政教处的人走过,不然没收课外书事小,告诉家长那可闹大了。 就在陈唐看书看的正有劲的时候,只听耳边传来嘎吱,嘎吱的怪声,陈唐郁闷的看了下身边的窗户,什么也没有,就在陈唐准备继续看书的时候,突然一张人脸紧紧的贴在了陈唐身边的玻璃上面,陈唐吓了一大跳,并同时从凳子上摔了出去,陈唐脸上的冷汗如泼水般的往下流,惊恐的发现教室内空无一人,只见玻璃上面的脸是那位老婆婆,老婆婆此时面目狰狞,哪还有当初的慈祥可言,双手相似鹰爪,使劲的抠着玻璃,嘎吱..嘎吱..脆弱的玻璃就像豆腐一样被老婆婆轻易扯碎了。 陈唐当场怪叫一声,就打算往教室外面跑,就在陈唐刚起身的同时,老婆婆瘦小的身躯突然从窗外爬了进来,陈唐顿时吓的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只得本能地靠双手拼命的往门的方向爬,只见老婆婆双手突然死死抓住陈唐的双脚,使陈唐始终爬不出去,此刻老婆婆脸上的表情变无比狰狞,血红色的嘴巴突然张的很大,流出黑红色的液体,朝着陈唐的脸上扑去...... 啊......的一声打破了正在自修的教室,几个同学猛然拉住好似在发癔症的陈唐,陈唐猛然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的同学,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边上的几个同学都在询问陈唐怎么回事,陈唐只是慢吞吞的告诉他们在梦里的故事,好几个同学听后都对陈唐小看了起来,只有一位女生说:听上届的学姐说呀,学校里有一位打扫卫生的老婆婆在去年的时候,和一个男生发生了口角,男生一怒推了老婆婆一下,老婆婆就当场摔死了,男生家还赔了不少钱呢,后来那个男生就不知道怎么样,有的说他去了精神病院了,谁知道呵呵。陈唐听完后,脸上的汗都如瀑布似的往下直淌,猛然陈唐直了一下窗户,便晕了过去。 同学们扭头看去,窗户上什么也没有,只是不知道谁把一把拖布靠在了玻璃上.........

第四回、巨蛇入梦

第二回、哥哥还是姐姐

第五回、鬼蜘蛛

  龚素将手伸过来想要摸龚雅的额头,龚雅一把甩开了她,并厉声叫道:"你不要碰我!"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从语文老师梁悠走进教室开始,男生们的眼睛就开始发光了。

  龚素的手被甩开却并不生气,她说道:"小雅,你这么精神太好了,快点穿衣服,爸妈还在楼下等你吃饭呢。"

  龚雅不得不承认梁悠老师是个美女,一米七六的身高,傲人的D罩杯,更别说她精致的不像真人似的眼鼻口耳,但是这些都不是梁悠老师的特别之处,梁悠老师独特之处是她有一头朱砂般的红色头发。虽然现在的高中生中并不缺少特立独行的女生,她们将头发染成金色、黄色、紫色,甚至绿色的都有,但是染发不管如何逼真,加多少香水、化学用品掩饰,难免露出破绽,也许是干枯的发丝,也许是根部的黑发,只要稍稍观察便能辨出真假。毕竟在中国,亚洲人的头发主要还是以黑色为主,然而梁悠老师的一头红发却是纯天然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毫无破绽。

  龚雅一怔,是啊,还有爸爸妈妈呢!

  梁悠老师当然是纯种的亚洲人,不管怎样,她那一头红发就像她胸前绝无仅有的傲人双峰一样增加了她的神秘和诱人之处。可以肯定的说,四十四中情窦初开的高中生中,百分之三十都是因为有梁悠老师的存在,而过早地开启了他们在爱情之路上的坎坷人生。

  龚雅飞速的穿好衣服,跑下楼去。

  当梁悠老师走进教室时,所有男生的眼睛都破天荒的集中到了一起,龚雅也情不自禁的随着大众向讲台上看去,梁悠老师今天穿的依然是“节俭”风格。开胸衬衣的扣子开到了第三颗,胸前波澜壮阔惨绝人寰,黑色短裙完全遮不住她修长的玉腿,男生们简直都要喷出血来了。当然梁悠老师并非是故意这般制服诱惑,而是凭她的身材实在是怎么穿都会让人浮想联翩。

  "爸爸,妈妈,骕哥他……"龚雅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心里的恐慌和委屈全都倾泻出来。

  “咳咳”,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梁悠老师仍然还是有些不甚适应,这个浑浊的世界里的所有男人好像都是一样的泥土捏成的,眼睛里的浑浊和罪恶感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让她从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但是她仍要摆出笑容,传授他们道德和修养,试图压抑他们的欲望,端正他们的思想,而这也是她所厌恶的,矫正的人性虽然看起来正直善良,但其实却比纯粹的罪恶更加虚伪、污秽。

  "什么骕哥?别胡闹!"爸爸龚骏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姐姐可不像你,粗手粗脚的,像个男孩子一样!成何体统!"

  梁悠老师抬起头来说道:“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我建议大家用热情的掌声欢迎他吧。”

  龚雅顿住了,扶在楼梯栏杆上说道:"爸爸,你说什么?"

  虽然学生们并没有见到任何人,但还是顺应老师的号召鼓起掌来,龚雅也疑惑地盯着门口,双掌轻轻地拍着。掌声未停,梁悠老师微笑着向门外示意,一个男生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时候妈妈说道:"孩子他爸,这是她们姐妹之间的玩笑话,你何必较真呢?一大早上的就板着脸,多影响家庭和睦啊!"妈妈说完回过头来看着龚雅说道:"小雅,还不快来吃早餐。"

  龚雅差点要叫出声来。

  龚雅感觉天旋地转的,踉踉跄跄的走到妈妈面前,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说道:"妈妈,你忘了龚骕哥哥吗,他可是你引以为豪的宝贝儿子啊!"

  那个男生不是别人,正是龚雅的哥哥龚骕。

  妈妈奇怪的眼神看着龚雅,说道:"小雅,你是不是生病了?龚素是你姐姐,不是哥哥,休得胡说。"

  “这位新同学,告诉大家你叫什么名字吧。”梁悠老师稍稍弯下腰,冲着男生微笑道。

  "可是,您昨天还给骕哥缝了一件毛衣呢,您忘了吗?骕哥哥是男生,不是女生啊!"龚雅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男生却瞧也不瞧她露出来的胸前风光,两眼坚定地望着讲台下面,铿锵有力的雄壮声音讲道:“我的名字叫苍龙。”

  妈妈愣住了,眼睛突然也红红的。

  “苍龙,很威武的名字啊,大家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苍龙同学吧。”梁悠老师说道。

  "够了!"爸爸一拍桌子叫道:"小雅你给我收拾东西赶紧上学去!"

  “下面,那位同学愿意给苍龙同学一个座位呢?”待第二波掌声静下来,梁悠老师接着说道。

  "小雅,你的书包在这儿呢。"龚素微笑着从楼上走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包包。她身上穿着的,正是一件蓝色的毛衣。

  教室里到处举起了白藕般的手臂,一共十八根,全是女生。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台上站着的苍龙同学,不仅名字霸气,态度冷酷,而且相貌也是数一数二的英俊啊。不管在哪里,长得帅都是要加分的。

  "不可能,不可能!"龚雅叫道,说着她冲向客厅,抬头向墙上望去,看见了墙上那幅巨大的全家福,她突然四肢无力,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梁悠老师眉头紧锁,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扫视了一下教室,说道:“就没有一个男同学愿意与苍龙同学一起学习吗?”突然梁悠老师看到了龚雅,全班唯一一个没有举手的女生,她旁边的座位正是空闲的。梁悠老师暗暗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可怜,居然从入学开始就没有人愿意与她同桌,唉,谁让她的姐姐是龚素呢……

  "这怎么可能呢!"龚雅绝望的说道。

  苍龙的目光也落在了龚雅身上,他毫不迟疑的向龚雅走过去。

  墙上挂着的照片里,爸爸,妈妈,龚雅,还有龚素——她姐姐,全都开心的笑着。但是在龚雅的记忆里,这幅照片里双手捏着她脸蛋的人不是个女生,而是一个男生,一个温柔体贴善良帅气的男生,一个令她仰慕且骄傲的家人,他的名字叫龚骕!

  梁悠老师看见了他的举动,突然说道:“我看苍龙同学就坐在第一排吧。”

  龚雅双目无神的走在马路上,她的思想很混乱,她的记忆很茫然,她小小的脑袋实在想不透这一切是为什么。难道这是一个梦?只有梦里才会颠倒黑白,才会以假乱真,可是,梦里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吗?

  所有人哗然,男生们咬牙切齿,第一排可是风光最好的位置呢,出了成绩好和家里有关系的,没有一点资本可别想混到第一排去。这个新来的凭什么得到老师的青睐?所有男生都把目光投到了苍龙同学的身上,苍龙的脚步没有停,他走的很淡定,龚雅的心则跳的越来越厉害,她已经完全摸不清状况了。

  "小雅,等等我。"身后又响起了那个清脆的女声,但是在龚雅听来却格外刺耳。她加快步伐向前面走去。

  苍龙在龚雅身边坐了下来,“老师,我就坐这儿了。”苍龙抬起头说道。

  "啊,小心!"龚素在她身后叫道。龚雅只听见一阵风响,然后是巨大的嘈杂声,像金属摩擦在地面的声音,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她已经被人扑倒在了地上。

  “我让你坐第一排你没听见吗?”梁悠老师信眉冷蹙,说道:“你说坐哪就坐哪,那位同学没意见吗?”说着紧紧地盯着龚雅。龚雅的脸刷的红了。

  龚雅再睁开眼时,才看见龚素扑在自己身上,不远处一辆白色的轿车撞在一根路灯上,从车窗里伸出一个脑袋叫道:"你不长眼睛啊,知道我这车多贵吗?"

  苍龙看向了龚雅。

  那个司机还要说些什么,龚素突然伸出一条血淋淋的手臂,嘴里嘶声叫道:"啊,我的手断了,我的手好痛,我的手……"

  全班人都看着龚雅,没有一个人出声。

  "叱——"两分钟不到,小轿车已经消失在了两个人面前。

  龚雅紧握着拳头,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来:“老……老师,就让他……坐这里吧。”

  龚素附在龚雅耳边,温柔的说道:"小雅,你没事吧?没受伤吧?"

  “好……好,好!”梁悠老师一拍桌子叫道:“咱们开始上课了!”

  龚雅推开她站了起来,看着她不好气的说道:"你的手臂没事吧?"

  将近十来分钟苍龙没有说一句话,龚雅终于忍不住了:“你真的叫苍龙吗?”她问道。

  龚素从地上站起来,扑了扑身上的灰尘说道:"呵呵不碍事,只是擦破了点皮而已。"

  苍龙点了点头。

  龚雅盯着她的胳膊:"那这些血是……"

  “你从哪里来的?”龚雅问道。

  龚素笑了笑道:"小雅,你忘了姐姐是戏剧社的社长吗?身上带点血浆道具,很正常的。"

  “丹池。”苍龙说道。

  龚雅心头一凛,哥哥龚骕确实是戏剧社的社长!

  “丹池山?”龚雅奇怪的问道:“那里有人家居住吗?”

  "哼!"龚雅头一摆说道:"果然很会演戏!"说完大踏步往前走去,龚素紧跟着跑上来,说道:"小雅,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呀,怎么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呀?"

  “我住在丹池山。”苍龙又说了一遍。

  龚雅刚走进校门,突然看到一个短头发的女生,龚雅惊喜的跑上去拉住她:"张玥,张玥。"

  龚雅咬咬舌,突然问道:“请问你,有一个妹妹吗?”

  张玥回过头看到了龚雅,笑着说:"小雅,想不到你今天这么早啊。"

  苍龙突然回过头看着龚雅,龚雅盯着他的眼睛,大气不敢喘。

  龚雅说道:"张玥,我知道你喜欢我哥哥,你一定不会认错的,是吧?"龚雅说着把她拉到龚素面前:"你看看,我哥哥长她这个样吗?"

  “没有。”他说道。

  张玥突然脸一红,躬下身子说道:"龚社长早上好,请原谅我的唐突!"

  龚雅的头翁的一声,她感觉天旋地转的。

  龚雅说道:"你叫她什么?"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但是你好像一个人……”龚雅的眼睛里涨涨的,说道:“一个我最最重视,最最喜欢的人,他突然之间就消失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以为他要回来了,可是没想到又是我的错觉。”龚雅说道。

  张玥低声说道:"她是你姐姐,也是戏剧社社长啊。"

  “那个人……”苍龙说道:“是你哥哥吗?”

  龚雅说道:"你也是戏剧社的社员?"

  龚雅抬起头:“是啊是啊。”

  张玥说道:"是啊。"

  “有你这样一个关心他的妹妹,他应该会很高兴的。”苍龙说道。

亚洲必赢,  "什么时候加入的?"

  龚雅眼中的光芒暗淡了,“我从来没想过会看到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我……”

  "今年十月份。"

  “你别搞错了,我不是你哥哥!”苍龙突然说道。

  龚雅吃惊的说:"可是你不是歌舞社的吗?"

  龚雅的心像被刀戳了一样,她再也忍不住,泪水涌了出来。

  "歌舞社已经解散了……"张玥皱着眉头说道:"因为骨干成员全都并入了戏剧社。小雅,你还不知道吧,在你姐姐的带领下,现在戏剧社已经成为咱们学校三大校社之一了。"

  “女孩子不要随便哭!”苍龙的声音传来:“就算是你哥哥真在这里,他也不会喜欢看到一个懦弱的妹妹的。”

  龚雅盯着龚素:"你搞垮了歌舞社?"

  龚雅抬起头来看着苍龙。

  龚素连忙摆摆手说道:"小雅,可别冤枉我呀,是她们的社长主动要求加入我们戏剧社的,你要不信,找她来问一下就知道了。"龚素说着看了看张玥:"是这样吗,张玥同学?"

  “我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不要担心,事情总会好起来的。”苍龙目无表情,说道。

  张玥低声说道:"是的,我们都是自愿加入戏剧社的。"

  龚雅看着他那张熟悉而陌生的脸,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很像我哥哥。”

  龚雅虽然并没有加入什么社团,但是也曾听说过,作为学校里美女最多,人气最高的歌舞社,一直与后来居上的新社团"戏剧社"水火不容,两方之间经常为了争夺演出场地和表演机会大动干戈,闹得沸沸扬扬的。而骕哥哥正是戏剧社的创始人,与歌舞社的美女社长上官容慧斗智斗勇,一时在学校成为传奇。

  苍龙的眼神浮动了一下,这并没有逃过龚雅的眼睛。

  龚雅没有想到,只在一夜之间,她身边的一切事情都变了模样,看起来很熟悉但是却陌生的可怕。

  “苍龙同学,上课不要讲悄悄话!”梁悠老师突然叫道:“要谈情说爱请到外面去。”

  龚雅不想再多做停留,头也不回的朝教室走去了。

  苍龙的脸色突然变了。

  龚雅刚走进教室,立刻有几个男生嬉皮笑脸的迎了上来,"啊,小公主大人,您来啦。"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尖叫声。

  龚雅皱眉道:"你叫我什么?"

  “又发生了什么事啊?”梁悠老师不耐烦的说道,说着走到了窗户边,可是一看到外面的情形,她脸上的表情迅速凝固了,手中的粉笔也掉到了地上。

  "小公主大人呐。"男生说道。

  看到老师吓得脸色都变了,学生们都朝窗户边上涌去。

  龚雅看了看这个男生,这是她的同学刘一刀,因为左边脸上有一块不知道怎么弄的刀疤,被一些胆小怕事的男生喊做"大刀哥"。平常就耀武扬威的,时不时欺负一些内向的男生,而且此人尤为好色,经常调戏班里的女生,甚至还用镜子偷看语文老师的裙底,十分大胆。

  “不要过来!”梁悠老师突然叫道,就在这一刹那间,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窗户外面冲了进来,“哐——”一声脆响,玻璃窗户碎了一个大洞,学生们惊愕的抬起头看去,只见梁悠老师背靠着黑板正在痛苦的挣扎着。而她的脸上则钉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两边各冒出六根像蜘蛛爪子一样的东西牢牢地拽在梁悠老师的头发上、耳朵上。梁悠老师使劲的想要将那团东西拉扯下来,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东西就像吸盘一样已经紧紧地跟她雪白的皮肤黏在了一起。她拉扯时就像拉扯着自己的脸皮一样,那个东西被拉开的时候也是她的脸被拉掉的时候。

  这个人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客气了,令龚雅大为不解。但是等她细细想一想,才隐约明白,可能这些事情又与她那个戏剧社社长的"姐姐"龚素有很大关系了。

  “让开!”人群后面突然一声暴喝,这声音粗壮而有威严,震慑的围在前面的男生们不自觉的退到了两边,同时往后面看去。只见一直沉默不语的苍龙同学站在分开的人群中间,眼珠子变成了火红火红的,紧紧地盯着黑板前面痛苦挣扎的梁悠老师,而他的手中明晃晃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五尺长的长剑。

  果然,从早上到中午放学,不管是上课下课,每个人对她的态度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和颜悦色,极力的讨好她,有些男生甚至端茶送水的不亦乐乎。连老师都忍不住表扬了她几句,理由是龚雅同学的坐姿是最端正的,值得其他同学学习效仿。

  “白龙出窍,破!”苍龙一个箭步,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落在了讲台前面,所有人只感觉刀光一闪,随即听到“啪啪”两声,两团黑色的东西落在了地上。

  中午放学,龚雅忐忑不安的走出了校门。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认识龚素,而且是非常熟悉且仰慕,反倒是她自己怀疑起来了,难道以前那个温柔可靠的大哥哥龚骕只是一个幻影,是她在潜意识里幻想出来的吗?她根本就不曾有过一个哥哥,她只有一个姐姐,叫做龚素。

  “啊,它还在动!”有人叫道。大家立即往地上看去,果然掉到地上的两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在蠕动,不一会儿从那东西上又冒出来六根爪子,其中一只“哒哒哒”的往人群中爬去,人群立刻传来一阵尖叫声。“哇,好恶心,快踩死它!”

  龚雅摸摸自己额头,微微发烫,也有点晕,龚雅开始觉得自己是否真的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这东西不会有毒吧?”有人叫道。

  "嘿嘿嘿,别以为你很了不起。爷分分钟可以弄死你。"一阵淫邪的声音传了过来,龚雅惊愕的抬眼望去,只见五六个男生正围在墙角,一个女生站在圈子里面。

  “快踩死,踩死啊!”有人都快要哭出来了。

  龚雅悄悄地靠近,躲到一根电线杆后面。她仔细看去,不禁大吃一惊,那个亭亭玉立的女生,正是她姐姐龚素。

  “铮——”又是白光一闪,学生们正在惊愕之中,只见地上那个像蜘蛛一样黑乎乎的东西还在挣扎,但是身上却多了一根银白色的针,一尺多长将它牢牢地钉在光滑的瓷砖上。

  "啊,要不要报警呢?"龚雅慌忙从兜里去掏手机。可是耳边突然接二连三传来一阵惨叫,龚雅吃惊的回过头去,看到了一个令她万万没想到的场景。

  “啊,还有一只。”有人叫道,人群的视线又被转移到门口,另一只黑乎乎的“蜘蛛”迅速的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几个小混混突然全都倒在了地上,龚素正踩在其中一个小混混身上,冷笑着从他背上拔出五根手指,在阳光照耀下泛出红色的光芒,一滴一滴的鲜血从她手上滴落。

  “啊,它逃跑了。”有人叫道:“快追!”

  龚雅抿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一个,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龚素的脖子,一串玲珑般的骷髅头串成的项链荡来荡去,发出"滋滋"的响声。

  但是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学生们回过头来看苍龙,他正蹲在地上,地上躺着一个一米七六的尤物,但是双目紧闭,脸上是痛苦的神色。苍龙从怀里掏出一颗黄色的药丸,塞进了梁悠老师嘴里,按着她喉咙让她吞了下去。

  龚素突然抬起头望着电线杆,说道:"小雅,你在那里对吧?"

  “大家不要碰那东西,那东西有剧毒。”苍龙说道。几只正将铅笔伸向地上那只“蜘蛛”的手立刻惊吓的缩了回去。

第三回、消失的石棺

  “这东西叫“鬼蜘蛛”,如果被咬在三个小时内皮肤就会溃烂,变成不死不活的僵尸的,大家一定要小心。”苍龙站起身来:“我已给老师服了解药,现在谁来照顾老师?我要去消灭其他“鬼蜘蛛”!”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苍龙径直走到人群中,将一个青花瓷小瓷瓶递给龚雅:“这是“龙元解毒丸”,如果被咬立刻服一颗。”然后他又将手里的剑递给龚雅:“看,这剑柄上有个红色的按钮,按住就会变成剑,松开就变成笔,你拿着保护自己。”

  龚雅还没有反应过来,苍龙已经冲出了教室。学生们交头接耳,还没从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中回过神来。

  “啊,救命!”

  “救命!”

  窗户外面则是越来越惨烈的呼救声,每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一场恐怖的灾难正在袭来。

本文由亚洲必赢娱乐游戏发布于亚洲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哥哥还是姐姐,拖地的老婆婆

TAG标签: 亚洲必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