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您被哪路仙家附身,夫妻双鬼赴仙堂

【卦师日记】是卦师的亲身经历

前文说过,我没拜师之前只有三次算卦经历,之前讲过两个了,今天是第三个。

各路仙家上身的不同反应,看看你被哪路仙家附身!

卦师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今天这篇日记,主要记载的是我在那次算卦之后听到的一个离奇、惊悚的故事。

图片 1

这里不宣扬神通感应,邪魔外道

【卦师日记】是卦师的亲身经历

作为出马弟子,附体是最经常不过的了。附体分为全附体和半附体。全附体就是弟子一点意识也没有,半附体是弟子有意识。当然了,每个人的体制不一样,所以意识程度也不一样,所以说,附体的感觉也是因人而异的,下面我就谈谈我知道的仙家上身的感觉。

只是单纯陈述事件,当成故事来说

卦师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图片 2

姑且听之,姑且信之,切莫借题发挥。

这里不宣扬神通感应,邪魔外道

1仙家也分性别,男和女。

只是单纯陈述事件,当成故事来说

男弟子身上附体男仙的时候,感觉是没有女性仙附体的感觉强烈的,尤其是在各自的生殖器附近,感觉最为明显,女弟子则是相反。因为,仙家毕竟是属于虚空法界的灵体,属阴,而弟子是阳间的活人,吃五谷杂粮属阳,仙法讲究阴阳协调,所以异性仙家上身的时候,感觉是比较好的,反应不是很强烈。

这里我要郑重的提醒大家,我所写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没有任何杜撰。

姑且听之,姑且信之,切莫借题发挥。

有的弟子被仙家上身以后伴随这呕吐,舞动,还有的是唱歌,舞蹈,还有的是吃喝食物,还有的是迷迷糊糊睡觉的,也还有清醒出来做诗词的,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每位弟子被仙师附体以后,都会体现在不同的窍门的。有的是心脉来,有的是眼脉来等等。一般,心脉来的弟子,仙家附体以后,意识是最清楚的。内脏脉来的弟子多是呕吐,五官脉来的弟子多是舞蹈,唱歌,迷糊,身体左右摇摆等。

世间科学不可解释的事情很多,不要用我们浅薄的科学知识去定义所有事情,我们暂时了解的维度可能过于片面,须知坐井而现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

卦师日记004

图片 3

上一篇文章给大家讲了仙堂的基本配置,今天我们就写写关于仙家的故事。

我的日记没有商业宣传,本人只想写干净的故事。故事的跌宕起伏不重要,重要的是每篇故事都有自己的情节。下面是我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2胡仙上身的感觉

不是所有的仙家都在东北。现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也都有大仙的信仰。另外也不是所有的仙家都要上仙堂,也会有好多的仙家散修。

事件名称: 人鬼情未了

胡仙附体以后,因为胡仙讲究修炼内胆,所以给弟子的感觉是胸口发闷,发热,嗓子里的感觉是有一个东西在含着。然后身体上的感觉就好像是光着身子穿上了皮毛大衣的那种感觉。同时眼睛也感觉到热流,有种迎风流泪的感觉。手脚也是很热乎,麻酥酥的。心脏感觉跳动比平时的更快。同时也会闻到一阵一阵的浓香。胡仙稳重,成熟老练,很开明,香客有什么问题都会答疑解惑,有问必答。胡仙生性爱美,爱干净,所以一般无论是男性仙家还是女性仙家,样貌都是很端庄的。很多人求胡仙增加异性缘分,都会请胡仙加持一些日常用的化妆品,加持过后的化妆品使用以后会保佑香客像胡仙一样有异性的缘分。胡仙同时也是有恩必报,是很注重轻易的。尤其是同门有难的时候都是乐于帮组的。同时香客有苦难的时候也是竭尽全力帮助的。

自己独自在深山老林修行或者在村镇院落附近修行。在东北农村时常就能看见黄鼠狼在门前屋后经过。

事发时间: 2010年春节前夕

图片 4

北京也会有,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看见黄鼠狼在街道上串走。他们经常去垃圾堆找吃的,总之也是为了生活而奔波。

事发地点: 吉林省农安县

3黄仙上身的感觉

今天的故事就从一个黄仙开始,一个发生在北京郊区的黄仙附体事件。

主  人  公: 亮子家人

黄仙生性顽皮热闹,但是由一个缺点就是脸急,只要有一句话说的不对,马上就会翻脸。黄仙喜欢游山玩水,所以一上身的时候,手脚就都不闲着,黄仙也喜欢吃喝,所以很多黄仙来了以后,弟子都会喝酒或者是吃鸡。我知道的附体有的时候喝过3瓶36度的金六福和2只鸡,黄仙走后,只是感觉有一种饱腹感,然后还是可以一样吃东西,这就是附体的神奇的地方。黄仙生性爽快,办事雷厉风行,是仙门里最好的跑腿办事人员,最著名就是黄仙里的黄小跑,实属仙门里优秀的侦探典范。同时黄仙上身以后,一定要打点明白黄仙的要求,如果一旦没有打点明白,弟子就会做出一些平时做不出来的事情,同时黄仙也最讨厌激将,所以只要是黄仙决定的事情,什么都会在弟子身上体现出来的。我知道的有的黄仙附体以后,有香客不信,希望黄仙显示一下道行,被附体者是倒立在地板上行走,平时是根本做不到的。我见过被黄仙附体展示道行的,还有水上飞,和爬电线杆子等等。也有的仙家展示为上刀山下油锅也都是有的。黄仙办事爽快,只要他答应的事情,一定说到做到,但也是脸比较急的。

事件名称 :  黄仙附体老太太

俗话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这个人不善交际,但是好友还是有那么几个的,其中就有一个兄弟叫张永亮,现在在北京搞心理学培训(就是之前我刚到北京接济了我一年的哥们)

图片 5

事发时间:  2013年夏

他这个人特别喜欢佛学和玄学,逢山必拜,逢庙必朝,而且吃素十几年,真的是十分虔诚。(但是他比那些无肉不欢的人还胖,有人说吃素会营养不良,每次看到他我就觉得这是胡说八道)

4常仙、蟒仙上身的感觉

事发地点:  北京房山

他喜欢佛学和玄学的起因呢,是因为他姥姥和姥爷是东北的出马仙(夫妻档大仙、二仙),所以他从小就听着出马仙的故事长大,长大后对神秘文化也颇有研究,拜访了很多真正的高人大师。

是突然就来了一股子冷气,在身体内游走,因为常仙和蟒仙是软骨头,所以附体以后,弟子也感觉身上没有骨头,浑身都是软绵绵的,走其路来也是很妖艳的那种感觉。常仙、蟒仙生性勇敢,是仙门里出名的武将。神勇善战,可九天揽月,可下海擒龙,通天入地的本事。但是常仙和蟒仙一年之中忌讳的日子,是五月端午,最忌讳的味道是雄黄的味道,所以每年到五月端午的时候,有些堂子都会上供冰块的以示降温。从来不服用含有雄黄的药品。常仙和蟒仙也是看病施药的好手,可以吸走香客身上的瘴气和赌气,并且很多堂口的常仙和蟒仙施针也是一绝的,出名的就是鬼门13针,可对人于生死之间。像常见的小孩子出马伢子,中风等常见病,常仙和蟒仙都是很专业的。常仙和蟒仙上身的另一感觉就是,胃部很难受,或者是呕吐,或者是很撑的感觉,这是因为常仙和蟒仙吃食物的时候,都是吞进来后消化的。其余散仙上神的感觉也都是不一样的,不如有的堂口里的象仙附体以后,被附体者的声音就很浑厚,嗓子特别的紧等。其余各路散仙上身的感觉就不详谈了,也是惟妙惟肖,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主  人  公:  一个年近70的老太太

2010年2月份,我当时是大三,放寒假了回家和父母团圆,在快过年的前几天,我接到高中同学亮子的电话。

图片 6

2013年X天,我那时刚到师父工作室上班,平日的工作就是端茶倒水,收拾卫生,顺便帮师父发发博客,还做些迎来送往的琐事。

寒暄几句过后,亮子便说:“强哥,你在家也没事,明天你和我去趟我大舅家呗,我想去我大舅那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算一卦。”

5鬼仙上身的感觉

我记得那天傍晚,我出门倒垃圾。工作室后门的门口就是一个很大的垃圾堆,平日里周边的垃圾都扔在那里。

亮子大舅是个算卦先生,早年在吉林省镇赉(音同来)县算卦,认识很多当地有头有脸的人,令人惋惜的是大舅在2015年已经驾鹤西去了。

是彻骨的寒冷,和常仙、蟒仙的区别是,全身都很寒冷,而常仙、蟒仙是能感觉出来的气流。鬼仙上身就是寒冰刺骨的感觉。同时鬼仙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在附体以后弟子都是有感觉的,比如是自杀身亡,那么附体以后弟子身上同样自杀的位置也会很难受。鬼仙附体以后,弟子就是特别的辛苦,感觉累的不行。同时鬼仙附体一般都是不喜欢见到太强烈的阳光,避讳这个。鬼仙最拿手的就是去阴间办事了,什么五鬼运财,寻人查寿,都是我堂口里鬼仙的特长。另外鬼仙,最常见的道行,就是问米了,比如活人想知道故去亲人的事情,就是把故去亲人的灵魂问米叫上来的,这些都是很常见的鬼仙的法门。鬼仙最喜欢的节日就是七月十五了,这天都会大过的,鬼仙很喜欢阳间最流行的物品,所以是经常烧东西供养的。同时鬼仙还有鬼灵通,鬼仔等多种体现形式的。鬼仙的一个特点,就是必须要弟子供养的。有句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过现在末法时代了,也有有钱不能使磨推鬼了

我扔完垃圾刚准备抽根烟,火还没打着呢,就听垃圾堆里悉悉索索的传出来翻东西的声音。我当时身体一紧,以为是老鼠,准备扭头就走(我比较怕老鼠)

我一想在家也没什么事,闲的正发闹呢,就答应陪他去一趟。由于之前李半仙儿算准了我能考上大学,我对这些算命先生已经不那么反感了,而且据说他大舅早年间看八字看得极准,年轻的时候就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师,但是后来因为家里出过一些事情,就轻易不给人算命了。

图片 7

一个黄色的小脑袋忽然探出来,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我好像在等什么。我心中一乐,开口道:“小黄仙儿。”

第二天一早我跟家里打了招呼就跟亮子出门了,一路说说闹闹,上午九点多就到了他大舅家。

黄仙儿就是黄鼠狼,很多开启灵智懂些修行的黄鼠狼想要继续修行就需要有人喊他黄仙儿,这是册封他,有人喊过他黄仙儿之后就说明他有了道行,可以继续修行。也不是所有人喊都有用,最好是修行者或者老人喊他才会起作用。

亮子大舅个子很高,身材极其魁梧,头顶斑驳长发,脸型修长,一双铜铃眼炯炯有神,开口说话声如洪钟,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估摸着年轻时候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帅哥。

我虽说道行不够,属于不入流的,但是给一个刚开灵智的小黄鼠狼封正还是可以的。

大舅测八字确实极其厉害。

听到我喊它,它估摸着也是挺高兴,学人直立而起,给我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就跑了。

我们刚进屋亮子正和大舅正唠着家常呢,大舅家里座机响了。大舅叫我们随便坐下之后就去接电话了,听大舅接电话透出来的信息对方是要寻人。

出门倒垃圾结了一个善缘,我挺高兴,回到工作室就把这事儿当笑话说给师父和师兄们听。师父和师兄们听完也是哈哈一笑,然后大家就讨论起东北这些仙家的问题。

大舅根据这个人的八字起了一卦直接在电话这面说:“丢的这个人精神有点问题,和家里人吵架了才走的,这个人出门后座公交车向西北方向去了,距离大概20公里,应该是他的朋友家,你到那就能找到。”

我跟师兄们说:“之前以为只有东北才有黄皮子出没,没成想北京也有。”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电话又打过来了。说联系到精神病的朋友啦,人确实在那,他们正准备去接人呢,先给大舅打个招呼,等回来再到大舅这里亲自道谢。

“小师弟,前几个月我和师父还得刚处理过一个黄皮子附体的案子,就在北京,那个时候你还没来呢。”

大舅来这么一手,直接就把我和亮子震住了。这真是遇到高人了,我俩拼命问自己的事,结果大舅就简单的给我们两个算了算,提了一些建议。我俩当时也看出来了,大舅不咋想给人算命,刚才估计也是怕人丢了出事情,才给起了一卦。

回答我的是于老师,她不属于我的师兄弟,她是师父的小姨子,比我们大一辈儿呢,我们平时都叫她于老师。

之后我俩跟大舅唠了唠家常,吃过午饭就回家了。

“咋回事?北京还有能附体的黄皮子?这家伙顶着这么大雾霾,修炼的挺不容易啊。”我打趣道。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亮子:“你大舅那么厉害,咋就不给人算命了呢?瞅你大舅那架势,比那个李半仙儿可厉害多了。”(我那个时候一直对李半仙儿说我大学要倒霉耿耿于怀)

“可不,不过那个黄皮子不是本地的,被附体的还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

亮子叹了口气:“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咋回事了。”

一个才来不久的师兄凑过来:“呦,还是一个北漂黄皮子呢?有志青年啊。”

故事的主人公是亮子亲大姨,故事发生的时候大姨还年轻是黄花大闺女呢,听说大姨年轻时身材高挑,脸蛋特别漂亮,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美女,十里八乡的大小伙子都追求她。(亮子姥姥、姥爷那一辈儿的基因是真好,大舅也是那么帅)

我赶紧撺掇于老师:“于老师给说说,咋回事?”

那个时候本村就有一位小伙子非常喜欢大姨,而且大姨跟他关系也很好。但是某一年小伙子出门打工发生了事故,不幸身亡,后来家人只把骨灰带了回来下葬,昔日朝夕相处的好友突然去世,大姨也是伤心了好久。

旁边没经历过这件事的几个学员也凑过来,一脸准备听故事的样子。

就在那个小伙子下葬没多久,大姨开始出了问题。大姨那段时间每天疑神疑鬼,面色慌张,平时活泼开朗很阳光的她突然就萎靡不振了。

于老师看想听的人还不少 ,喝了口茶 :“行,我给你们说说这事儿,挺有意思的。”

家人的询问后才知道,那段时间,每当大姨准备睡觉的时候,窗前总有一个厉鬼在看着她,面目狰狞,青面獠牙,还一直对着她怪笑,吓得她每天睡不好觉。

“那是今年夏天的时候,有天工作室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中说有事想找师父处理,是一件附体的事情。当时你们师父在忙着给一个过世老人做下葬的事情,下午就要去外地,处理附体的话时间来不急,所以告诉了简单的处理方法就走了。”

家里人听完之后,也挺害怕的,就决定让大姨先去大舅家避难,因为大舅是风水先生,家里还供有仙佛,厉鬼肯定不敢接近,家里这面再找几个大神跳跳,把鬼赶走了再接大姨回家。

“你们师父走后没多久电话又打过来了,当时是我接的电话,那姐妹儿说按照师父给的方法处理完,一点效果都没有。当时我就纳了闷了,你们师父给的处理方法对付一般的黄皮子一点问题没有啊?不可能不成功的。”

这一躲就是一个多月,那个时候亮子的大舅就已经很出名了,每天来往他家算命的人很多,大姨怕打扰大舅也没跟大舅商量就先回家去了,结果回家途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邪风,大姨被刮中,当场就死了,这件事儿在当年也是传的神乎其神,都说是去世的那个小伙子喜欢大姨,要拉大姨下去结鬼亲。

“我当时也是好奇,就问了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我能不能给处理了。”

大姨突然去世,家里人悲痛万分。大舅更认为是自己对妹子的疏忽,才导致了妹子的去世。给人算了那么长时间的命,空得了大师之名,结果连自己身边的人要出事情都没察觉。

“电话里那姐们儿就跟我说,招了东西的是她婆婆,都已经好几天了,最开始发现是有一天的上午,老太太出门溜了一圈,回家之后坐那就开始哭,一边哭还一边骂人,骂着骂着就开始说一些人听不懂的话。”

这一气之下,大舅就封口再也不给人算命了,直到大姨上了大舅家仙堂把她的死因讲出来,大舅才放下了多年的多年的自责,偶尔给人算算命。

“起初那姐妹儿还以为老太太是出门被谁气着了,就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不管怎么问,老太太就是不回答,自己在那叨咕叨咕的骂人,说几句话也是谁都听不懂。”

“卧槽,这个世界上真TM有鬼啊?”我吓了一个激灵,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在那叨咕宇宙语呢吧?”一个学员问。

亮子说:“故事这还没结束呢,你以为闹个鬼死个人就挺神奇了?这事儿还没完呢。”

“对!就是在那说宇宙语呢,当时要是有个明白人在的话,直接就给丫治了,也不能拖了好几天。”

我一听还有故事,连忙问:“还有啥事?”

后来那个姐妹儿电话接着跟我说:“我看了半天,我婆婆没啥问题啊,也就没在意,接着干活去了。而且那天晚上我婆婆自己就好了,也不哭了也不闹了。但是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我婆婆拿着手电出门去了。我家住的是那种平房,当时以为老太太出门上厕所了。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去给婆婆收拾屋子,就发现不对劲了。好家伙,我婆婆的被窝里放了好几个月经纸,血乎淋淋的,说不上的恶心。”

“嘿,下面这个,更不可思议,我给你说说我家老仙堂!”

当时听于老师说到这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咋回事儿了,估计是个黄仙儿借体修行呢,但是我没说话,继续听于老师讲这个事情。

让我们回到之前的故事里来。

“那姐妹儿还以为是她婆婆故意刁难她呢,最开始气够呛。跟她婆婆说吧,她婆婆还不理她。而且她一收拾那些月经纸,她婆婆就闹,还使劲的哭,就像是抢她东西一样。那姐妹儿一生气,就不管老太太了,叫她自己作去吧,等老太太儿子回来,让他说去。结果她丈夫回来也劝不住。”

大姨死后好多年,突然有一天,大舅的儿媳妇(亮子的大嫂)被附体了,附体之后就说自己是大姨,把之前事情的原委都讲了出来。

“那老太太一连几天晚上都出门,去别人家的厕所还有旱厕里捡月经纸,回来放在自己的被窝里,有时候还会闻一闻。不让她出去就寻死觅活的,闹的全家没辙没辙的。”

原来她真的是被同村去世的那个小伙子搞死的(人的想象力是多么的可怕!),而且那个小伙子也不简单,因为他是横死,事故是有人故意为之的!所以地府特批他可以顶!黄!伞!注一 上来寻仇。

“后来她家亲戚说这有可能是招不干净东西了,所以就打电话过来请师父帮忙。”

顶黄伞:对于横死的、生前被杀的人,死后地府特批可以打一把黄伞上来寻仇,相当于有杀人证,鬼差是不能干预的。

“我一听这情况,我也挺好奇,之前没遇到过啊。就想着跟老太太通电话,看看能不能听懂她的宇宙语。”

但是这小子生前又有一执念,娶大姨做老婆,所以他上来之后就一直缠着大姨,把报仇这事儿给忘了?(心多大!)

(关于宇宙语的字符)

报仇之心没了,但是他对大姨的爱越来越强烈,就顶着黄伞给大姨弄死了(请自行脑补死了都要爱)

于老师自己有仙堂,身边有两个去世的祖先,是她的老太公和老太奶,总帮着于老师算卦看命啥的。

大姨死后灵魂出窍一看是这小子干的, 当时也是老生气了,人活着好好的给整死了,能不生气么?人死却不能复生啊,大姨虽然生气,但是也没办法,后来看这小子对她确实是真爱,就跟他在隐态世界结了婚。

“刚开始通电话的时候啥也听不懂,那个老太太叽里呱啦的,好像跟我这面仙家不在一个频道。”

然后,他们夫妻双鬼就落在了大嫂的仙堂上。在仙堂上做了三排教主帮助大嫂出马看事儿。(亮子家的仙堂是一代代传下来的,在东北这样的老堂营比一般的保家仙和出马仙要厉害的多)

“我太公叫我跟这个老太太就唠家常,先调调频,等着能听懂她说啥了再问正事儿。”

听完这个故事,我笑着跟亮子说:“这么神奇?我以前从来都不信这些,不过现在是真挺信了,抽空你领我去你大嫂家转转呗,这玩意儿挺有意思啊。”

“我跟她驴唇不对马嘴的讲了大半天,突然这老太太就能说人话了,但是说话声音也变了是个男人的声音,听口音也不是北京本地的,像是客家话,听起来特别扭,但是好歹能听懂啊。”

“行啊,等过了年有时间再说,马上到家了,今天算了。没看出来,你小子也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感兴趣。”

“能正常对话了我就赶紧问正事儿,问他是哪里的仙家,这老太太咋冒犯到他了,还吓唬他要是给人作死了得背大因果啥的。”

亮子说完这话,我俩就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他也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在那说自己命苦,外面没朋友,离家又远没人帮忙等一类的话。”

后来,过了年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就把去大嫂家看大仙儿的事情忘了。

聊了一会儿那个胡仙突然跟我说:“盘中素女,我看你心地挺善良,而且还有仙缘,所以我就和你说道说道这个事情。”

不过前两年有一次和亮子聊天,我又听到了关于她大姨的故事,这也是亮子姥姥去世之后亮子才知道的。

“我大名叫黄天霸,在四川峨眉山修行,已有五百年的道行(仙家一百年相当于人类十年)今年六月六的时候,我去长白上参加群仙聚会(每年三月三、六月六、九月九都会有仙家聚会斗法),聚会结束,我往峨眉山赶。

故事是这样的,大姨和那小子曾经去地府给亮子的姥姥借过阳寿。

那天早上走累了,想在这个老太太家门口休息一会。可是这个时候,这个老太太提着夜壶出门就泼,浇了我一头的尿,打掉了我几百年的道行。

借阳寿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去地府查子孙后代的寿命,子孙寿命长的,能活到八十岁左右的,会被取走5-10年的寿命,这种借寿很难。第二种就厉害了,是直接和地府打通关系,篡改生死簿,增加寿命,这个就更难了,没几家老仙堂有这个面子。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种情况下我绝对不能放过老太太,所以我才附体作她。

大姨借寿算是第二种,大姨去世的时候,阳寿其实并没有到,是意外死亡。这属于刑事案件,鬼差是要负责任的。但是大姨又不追求那小子的责任,都他娘的结婚了,还咋追究?且姥姥当年生病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女儿早逝的悲痛引发的,所以大姨家仙堂教主跟地府一商量,就把大姨剩余的阳寿借一些给姥姥做为补偿。

而且我本是修炼正法的胡仙,现在不得已为了加快修行,只能靠顶“红伞”这种方式,即便是我道行修回来,飞升之后也不会得到正统的仙官职务,这个老太太算是毁了我百年修行,我没直接要她命都算是我慈悲为怀了。

本来病重都要去世的姥姥突然间病就好了,和正常人一样,又多活了二十年。2014年才去世。

而且这个老太太打掉我这么多年的道行,我顶红伞快速修回来,这事儿说破天去都是我有道理。呐,事情就是这样,你看怎么办吧?”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并不代表着不存在,所以看官们还是多行善积德,终归是对自己有好处的。

“当时我都听傻了,这事儿我还真解决不了,只能稳住他,等你们师父回来处理。”

我见很多朋友对东北仙堂很感兴趣,正常人看不见,摸不着的东北仙家们具体是怎么运营的呢?下面我讲讲东北的大仙体系。

你们师父回来后,一听就明白了,就去处理这件事儿了。

在东北黑吉辽三省,普遍信仰大仙文化,尤其是农村最盛行,每个村儿都会有一个会看事儿的仙家。仙家两类:一类是保家仙,基本上在东北农村家家都会供奉,只负责保家,不会出马看事,属于普通供奉;另一类是出马仙,出马仙要出马看事,治病等,我们这里着重介绍出马仙。

“红伞是啥啊?老太太天天捡的那个月经纸?这玩意儿还能加速修行?”一个学员问。

这里我要说一下,仙家只是一个比较好听的名字,大部分东北仙家都没修成仙,他们属于妖魔鬼怪里的妖,没有仙籍

师父这个时候插嘴了:“说的对,红伞就是女性的月经布。在东北农村,厕所都是在外面,女性来月经之后就把月经布一同扔在了外面,这就给附近的仙家、尤其是黄仙创造了机会。

这些没有仙籍的小妖要在人间修行积累功德,等到功德圆满,天庭会发仙籍给他们,他们就上天啦。

(古代女性用的月经布)

所以等到他们上天了,看事儿的大仙就不准了,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大仙会越来越不准的缘故。等到堂上的仙家都走光了,这个时候就要重组仙堂了,新人马一上来,大仙儿就会又很准。

它们就把月经布叼回自己的窝里,在窝里它们顶着红伞修,这样修行速度快而且还很厉害。如果这类黄仙想祸害谁家的话,基本上那家只能是家毁人亡。

仙家是个统称,它包含胡、黄、长、蟒、白五大仙。胡是指狐狸--胡仙、黄是指黄鼠狼--黄仙、长是指蛇--长仙、蟒是指蟒蛇--蟒仙、白是指刺猬--白仙。

另外月经脏,修出来的仙家很多神灵不敢碰,有些神灵怕这种脏东,碰到后会掉自己的法力。

只要是出马仙堂,五大仙缺一不可。除了五大仙之外,仙堂还要有人(死人),行话叫悲王、清风、烟魂。

如果遇到厉害的神灵,黄仙打不过,就会钻回自己的洞中,满洞都是这些脏东西,神灵也不敢进,黄仙就会躲过一劫。

悲王是个职位名称,它统管一个仙堂上的所有死鬼。这个位置不是一般死鬼能做的,它要求生前有文化、当过官的、有组织能力的人,最好生前是算卦风水先生等这类人。清风是指一个仙堂上的所有男鬼,烟魂是指一个仙堂上的所有女鬼。仙堂上的这些人统一要求生前是横死的(非正常去世,如水淹死的,火烧死的、车祸死的等),而且这些人都和出马的这个人沾亲带故,俗称家鬼。

所以这个黄天霸为增加法力,利用老太太去捡月经纸,回来在被窝里修行,他走到这一步,也实属无奈之举。”

好了,一个仙堂的人和仙都有了,那就要排排位置。分开排,仙家排仙家的,人排人的。五大仙自己也分开排,狐仙的一排教主、二排教主、三排教主等。能当一排教主的都是天字辈的,如胡天飞、胡天黑、胡天龙等。二排差之,三排更差。黄仙的一排教主一般都是黄天霸、黄天龙等。

我师父常说处理问题要:讲天理、重人情。阴阳同理,阴阳同断,众生平等,协调阴阳。

(上图是红堂单级别低,黄色的堂单级别会高于红色堂单。)

老太太虽说是无意之举,但是她的这个无意,却给别的生灵造成了麻烦,难道无意之举造成的伤害就不是伤害么?所以这件事情老太太肯定是有错在先的。黄天霸附体在后,并且没有折磨老太太,这已经算是比较仁慈的仙家了,而且最终的受害者还是黄天霸,师父当时也给了黄天霸补偿,可以上奏王母(天界玉皇管神、王母管仙),直接送他上天界修行。

人也排,悲王这一级别的都会是一排教主,能力不足的是二排教主,在次的是三排教主。一个仙堂的仙家和人不会是一个,会有好多。标准配置的仙堂,胡仙10-20个左右、黄仙10-20个左右、长仙蟒仙5-10个左右、白仙5个左右,死鬼10人左右。超出这个标准范围的,仙堂的办事能力就会增加。

等到把黄天霸送走后,老太太自然的就恢复了正常,那家人后来领着老太太亲自到师父工作室来感谢师父。

组织已经建立起来了,仙堂就开始抓“弟马”,弟马是指出马这个活人。比如说,我张强被抓弟马了,那么我就可以立出马仙堂,然后出马看事。

当时的疏文大致如下:

如果我被抓弟马了,我不想出马看事会怎么样呢?仙家就开始作你,让你各方面都不顺,莫名其妙的各种病,去医院也检查不出结果,严重的会有精神病,疯掉的也不在少数。

王母诏命

仙堂都各方面都安排好了,就可以出马看事了。刚开始出马,大家都不知道你怎么办?仙家会出去给你“打灾”去,就是仙家出去给别人安排一场重病(通常都是医院检查不出结果的病,叫做虚病。这个病是假的,幻化出来的病),谁家也治不了,找到这来了,简单一治,病就好了,这样新仙堂的名声就传出去了,陆陆续续就会有好多人来看病,这就叫打灾。

着令地仙之黄天霸,于六月六群仙聚会途中,被直隶地区某某氏误伤,损掉百年修行,据查属实。现命 地仙黄天霸,执令即赴天界修行,望地仙天霸,日益精进,早日黄袍加身,位列上仙。

一个仙堂的人和仙都各司其职,基本上和公司的运作模式差不多。胡仙统领五大仙,但是死鬼不受胡仙管。

着有司见诏   可酌情而定。

胡仙是首席CEO,负责仙堂日常运作,另外还是后勤部主管,负责采药。

都城隍司承办。

黄仙是市场部营销总监、兼管谍报部门,角色是胡仙的幕僚。主要负责收集信息,寻找失物等。有什么事它先上,而且黄仙有个特点!爱吹牛逼!一附体,第一个来的肯定是它,来探明情况。上来就说,我是观音菩萨,法力有多高强等等一类的话。如果遇见有经验的算卦先生就吹不下去了,算卦先生会说:”你来的时候我已经给你算过了,你什么观音菩萨啊!你不就是黄小跑嘛“这小黄仙面子上挂不住,就灰溜溜的跑回去了,回去和胡仙说外面来个高人,有多么多么牛逼等。

某年某月某日。 万法宗坛   某某大法师。

(上图为黄鼠狼,东北叫黄皮子也就是黄仙)

然后再盖上相关的法印。实际上这道诏文是要竖着写的,格式有限,我这里就横着写了。

长仙和蟒仙协同管理保安部门,负责出马征战。附体时它们一般情况下不会上来,如果有别的仙家来踢场子闯堂营,这个时候就是斗谁的长、蟒仙家更厉害。

这张表文写完后直接就烧掉了,烧的过程中纸灰会飘起来一人多高,飘起来了就证明有神灵接令。

白仙是产品生产部主管,主要负责制药看病。一个仙堂的看病能力强不强,主要取决于白仙。通常弟马会在仙堂前给白仙定期烧一些中药和西药,外带一个药箱子。

当时一些有眼功的师兄能看见神灵的手伸过来,接走了这张表文,黄天霸这才算是顺利的进入天界修行。但是一般能飞升上天的胡仙都会受到册封、给官职,黄天霸这个却不行,因为他不属于积累功德、修为大成而升天,顶多算是打官司赢了得到的福利,所以他上天之后还要继续在另一个世界里修行。

悲王、清风、烟魂,是外聘的企业顾问和企业公关。主要负责仙家办不了的事情,如易经预测、调风水,破关等等。去天庭、地府打通一些关系,办一些天庭、地府的事。

通过以上事件,实际上也是给易学工作者个提醒。做事要正直,公正公平,合情合理。不要老想着自己有功能和法术了,只要接到附体的案子,就要摧碎这个小仙,打灭那个小怪,要知道众生平等。

东北仙家体系比较复杂,可以单另一个课题,我在这里也是简单介绍,还有很多特殊的仙堂没有说,在后面的文章里面会逐步增加。

缘起则聚,缘灭则散,凡事和我们有缘接触的有情众生,都有可能是我们累劫累世的父母,且行且珍惜。

敬请收看下期

还有些易学工作者帮助客户给对手设局、下套、坑害别人,须知举头三尺有神明。凡是做坏事的人,都会被因果业力记录在案,最后悲惨的下场,可说是咎由自取。

百年修行一招损   王母诏命入天宫

上文大家会疑问,求令的时候,师父是怎么知道神灵同意这样安排的呢?

告诉大家这不是用神通,整个处理过程都没有用过神通。因为涉及到相关密法,这里不方便透漏。

只能说这是一套运作原则,不仅是做法时用,平常人也可以在自家神坛与神灵沟通,如果有机会的话后面章节可能会提道。

敬请收看下期

警察魂断棋场   吾师细谈轮回

本文由亚洲必赢娱乐游戏发布于亚洲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看看您被哪路仙家附身,夫妻双鬼赴仙堂

TAG标签: 亚洲必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