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相信 无法相信武侠

神奇武侠

图片 1

神奇武侠

目录|神奇武侠目录 上一章|第1章戳这里哦~

神奇武侠

目录|神奇武侠目录

文|疯狂小梅子

目录|神奇武侠目录 上一章|第3章戳这里哦~

文|疯狂小梅子

---寻梦之旅

文|疯狂小梅子

---幼年奇遇

“哎哟!”正自想得出神,突然我的头部遭到一记重击。我愤怒地转过身去,就见坐在我旁边的白面小生,手持作案工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我:“蓝雪,你又走神了 !”

---寻梦之旅

你们相信“前世今生”吗?你们相信梦境可以造访现实吗?经过这么多年的科学教育,大概没有人再会相信鬼神,也没有人信什么“前世今生”。但是,在我身上却发生了一件异常玄乎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对此产生了某种怀疑。

“对呀,我又走神了,关你什么事啊,干嘛敲我!” 我回了他一记脑瓜。

“桥消失了?”齐天佑从我的表情已经猜到了答案。他竟好像早就料到似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慌乱的神情。

我八岁那年失足掉落在村后面的一条河里。那条河现已被填平,竖起了高楼大厦,成为了家乡繁华的商业中心。但是在我小的时候它是一条清澈无比,又深邃无比的河流。河流的后面就是一片坟场,据我姥姥说,在明朝的时候,那里就已经是坟场了。河流二岸世世代代的宿民大都埋骨于此。于是这条河流里,经常会挖出古代的铜钱和器皿,所以我们村里的人,家家户户或多或少都有些宝贝。小的时候,我们常和伙伴一起,组成寻宝小分队,用自制的铁勾,漏桶去河里捞宝。偶尔也会捞到点所谓的宝贝儿,纵使捞不着宝贝,捞到一串菱角,或者一块生铁,或者看到一条水蛇游过,都会惹得我们兴奋不已。所以我们对这条河的热情始终不减。

“喂,你这个野蛮的女人!看看窗外吧,你的玛莎拉蒂男友,一会儿在大太阳底下自燃了!” 我恶狠狠地瞪了白面小生一眼,扭头朝窗外望去。只见金光灿灿的太阳底下,一个留着爆炸头,脖子上挂一条一指粗的狗链子的男人,正倚着他金光闪闪的爱车,面带微笑的朝我招手……

“不用紧张,早该想到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他笑了笑,从腰包里拿出手机,“啪啪啪”将我们所在位置的四个方位都拍了下来。

我就是在一次寻宝活动中,失足跌入河中。当时的河流非常的湍急,我一掉下去,就被卷了进去。而当时河岸周边没有大人,只有寻宝小分队的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全都吓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救了起来。事后问起来,他们有人说,我是被一股好大的水注推上来的,又有人说,是我自己游上来的。到底如何,我无判断。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确实到达了一个神奇的地方,而这个神奇的地方也让我的整个人生发生了某种改变。

“稀巴,他才不是我的男友呢!再这么说,小心我扁你哦!” 我举拳示威。尽管嘴上这么说,可脚底早已生风一般溜了出去。

“你在干什么?”

我只记得,有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我吸纳进去,我不知道自己旋转了多久,直到满眼白色的水帘变成一片洁净的冰蓝色,我小小的身体像只落叶一般,停留在了这片冰蓝里。等到我的眼睛适应了这冰蓝的色调,才渐渐看到了各色的珊瑚石,天河石等。有像蘑菇一样的奶白色的,也有像麋鹿角一般血红的,还有粉的,灰的,黑的,各种形态,让人目不暇接。它们中间游动着各种动物,浑身像红毛丹一样的球状小虫子,像蒲公英花球一样,全身是细细触角的鱼类,周身碧绿,形如宽海带一般的怪鱼,还有好多,好多种类,以我小小的年纪,竟不能完全描述,只觉得五彩缤纷,耀眼夺目。就在这种地方,我发现了二颗大大的仿如珍珠似的东西,它们向四周发着冰蓝冰蓝的光。大概,这片空间之所以呈冰蓝色,全仰仗这二颗大珍珠散发的光芒了。我欣喜若狂,竟忘了自己身处险境,伸手就把二只珍珠摘了下来,放在眼前仔细端祥起来。不料这二只珍珠像是冰做的,在接触到我的眼睛之后,只觉得眼底掠过一丝冰冷,手上的二只珍珠竟消失的无影无踪。片刻之后,我的眼睛便什么也看不到了,余下的记忆也就此中断。

“喂,不是告诉过你吗?齐天佑,我不会答应作你女朋友的!绝不!”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有线索总比完全没线索要好。把这些发到微博上,图个心理安慰吧。”

我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之后,爸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都说我福大命大。说是大河一直受古代村民的祭拜,所以有了灵性,不忍将我溺死。我自知并非如此,但是河有灵性,却是深信不疑。因为自此之后,我眼睛发生了改变。它们随着我年纪的增长,越来越清澈,亮如明镜。而我的视力也越来越好,不仅远处的细微之物能够看的一清二楚,就连被阻挡起来的东西我也能窥视出来。比如,我能看到河水里潜在水底的鱼虾,能看到百米之外的蚊虫,考试的时候,也能轻易看到被密封起来的试题答案。不仅如此,我的眼睛还会因为气候的变化,和自身情绪的波动产生不同的颜色。有时候,它是冰蓝色,有时候是淡红色,有时候是青绿色,有时候又是鹅黄色,不过色调都偏冷,仿若冰晶。每当我的仰望浩渺的星空时,我的心底都会产生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双眼睛可能还会有更大的能量,只是目前我不得而知。

这个被他们戏称‘玛莎拉蒂男友’的某人,名叫齐天佑,本校有名的花花公子。追了我一年,实足的纨绔子弟。不过,在我们学校读书的人,大多都是这样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要不然就得成绩非常好。因为这所学校是本省有名的贵族大学。

我点点头。虽然照片漆黑一团,完全辨别不出任何东西,但正如他所说的,有总比无好。

因为我这些异于常人的地方,很快便在小范围内引起轰动。那时候社会上都在热议天才儿童、特异功能等话题。父母担心因为我的特别,会遭到有关部门的关注,对我造成某种麻烦。所以,在舆论尚可控制之下,把我送到了别处读书,并且给我订制了一副特别的眼镜,把我的“特珠”隐藏起来,我也极力配合,把自己当作一个戴着有色眼境的普通小孩儿。
不过大约半年之后,我开始反复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站在一座四面环水的桥上,举目遥望一座如海市蜃楼般的古城。古城坐落在一片水雾之中。

不过我算例外,父母本是农人,离家之后开始经商,因为缺乏经商才能,一个小公司不温不火苟延残喘到今天,已算不易。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启动资金还是我刮彩票赢来的!因为眼睛的关系,刮刮乐那种彩票是我的拿手好戏。哈!不过,我也是有道德的,不到实在揭不开锅,我是不会轻易使这招类透视的高超技能。人们常说,不义之财捞多了,会遭天谴呃!我也怕,有一天,老天实在看不下去因此降罪于我。

发完之后,我们又继续向前走了十来分钟,石桥渐渐变得平稳、坚实,面前水雾弥漫,微风浮动,隐约嗅到空气中有花香涌动。细细一看,赫然发现周围竟长满了马蹄莲。此时天际一片沉寂的墨蓝色,二朵大大的祥云相互交缠着伏在西天角边,云朵的边缘不时闪出弯弯曲曲的电光,仿佛如二只金色游龙在云间嬉戏。这一闪一闪的电光将四周的马蹄莲照的白灿灿的,明灭之间像一群仰起脸蛋儿,摇头晃脑的小人儿,甚是怪异。我吓的连忙挽住了齐天佑的胳膊。

因为视力超凡的原故,我可以看到通往水中古城的道路。那是一条潜在水中的蜿蜒的石桥,桥板上雕刻着各种动物,长相似是而非,极其怪异。比如,看似像蛇的动物,却长着扁扁的鱼鳍;看似像蛙的动物,却长着像荷叶一般的大脚掌,看似像猴的动物,腹部却长着袋鼠一样的大口袋。有各种似花似球,莫可名状的动物。

不过眼前这个人,本姑娘可没心思奉陪。

“那是一片马蹄莲!”齐天佑拍了拍我的后背,安慰道。

桥的周身被层层水雾环绕,虽然在梦境,但是每次经过这段路,我全身的毛孔便会自动打开。空气很湿很润,整个人舒适得真想就此躺下来,像水中飘摇的海藻一般,沉浸在这片如母亲子宫的地方。

“有没有但是啊,蓝雪,我是认真的!真金白银一样的真!”我嬉皮笑脸地拦住了这个倔强的小丫头。看到她茶色镜片下,那双冰蓝冰蓝的眼睛,我就知道这丫头对我有十二分的轻视。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实足的纨绔子弟,酒囊饭袋。这大半缘于刻板印象,还有一小半是由于我们戏剧性的相识。

“你能看到?” 我吃了一大惊。

过了这段,眼前的景象就猛的让人眼眶放大,整个眼球都被绿色给包裹了!因为面前正是大片大片的荷花,荷叶正绿,荷花正红,层层的水雾将这个世外仙镜包裹的严严实实。水滴在荷叶上滴溜溜的滚动,像珠子似的发着耀眼的光。

那天,在某酒吧,我正跟交往了一个月的女友分手。在我认清她虚荣拜金的面目后,就丧失了同她继续交往的兴趣。可是她却执意不肯分手,硬说有了我的孩子,让我在大厅广众之下颜面扫地。补充一句,那女人是学表演的,哭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数秒之内我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负心汉。我明白她的伎俩,只好拿钱消灾。为了报复、羞辱她,我特意叫人拿来现钞,像魔术师玩扑克牌一般,将钞票一张一张抛洒到她的面前……

“是啊,现在我们脚下踩着的地,我也能看到。”

而古城厚重的古青色铁门变浮现在眼前。举目看去,只见古城上空,一轮水蓝色的星球缓缓滚动,此时一缕声音,仿佛从远古飘来,空灵,悠远,不断的在我耳边回响。

聪明的人应该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我被人揍了。而那个揍我的人就是蓝雪。而我也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至于,在她眼中的形象,我已无力去洗白。我想,假如以这一副不学无术的姿态让她爱上了我,那以后,她只会越来越多的发觉我的优点,既而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我听他如此说,猛一低头,才发现脚下不知何时已是一片茵茵青草,而身后的那片湖水早已被弥漫的雾气完全遮蔽了。纵使我的眼力极具穿透力,也似被一个无形的东西挡在了外头,来路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愿意跟我回去吗?”

“我也是认真拒绝你的,真金白银一样的真!” 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她有一双非常美丽的蓝眼睛,仿佛是用南极的冰山里最纯净的一块冰做的。纵使我阅美无数,也未曾见过像她那样清澈、纯净,一丝杂质也没有的眼睛。现在这双美丽的大眼睛,流露出不屑的神彩。纤长的腰肢鱼儿似的一扭就走,我连忙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马蹄莲又叫观音莲,喜温润的气候,这个季节按理不会开的这么繁盛,不知道为何这里竟开满了这类花。”

当我想要回答的时候,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尽管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喊到嗓子都冒火,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我想,可能因为此处并无声音的传播介质之故。

“蓝雪,我知道你有秘密!”我眼神里透露出笃定的光。我猜,她一定会大吃一惊。这句话,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经过了我细致的探查,得出的结论。蓝雪,我已经追了一年了,各种泡妞的招式都使过,现如今只有拿出这招,才能让她正视我的付出了。

“曾经在我的梦里,有一段气候非常宜人的地方。每次到了那里,我都会觉得浑身有说不出的舒适感,也许那个地方就在这附近。”

那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现在我已是一名大三的学生,这个梦境直到如今,仍旧不时造访。每次醒来,我都怅然若失,同时隐隐觉得,梦境里的地方,一定存在,一定在现实中存在。它就在地球的某个地方,而我,必须要找到它!

“你想干什么?” 她突然拉我躲进车内,神情严肃地问。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离你曾经说过的荷花塘不远了?!”

目录|神奇武侠 下一章|第2章戳这里~

“带你去寻你曾描述过的梦境!”我斜睨了一她一眼,启动了车子。三秒之后,车子以100迈的时速呼啸到了街头。

“我想应该是这样!”


“你相信?”

我和齐天佑兴奋莫名的对望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对即将来临的景况的期待。我们手拉着手又走了大约二百米的距离,空气陡然变得温润如脂,皮肤上像有牛奶淌过,整个人像泡在牛奶浴中。

已完成作品:

“我相信。”不仅相信,我还做了充足的功课。依据她的描述,我在国内找到四个与其类似的地方,分别在湖北洪湖,济南大明湖,杭州西湖,南京玄武湖。

“奇怪,我身上的伤刚刚还在刺痛,现在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你要带我去这些地方?”她看完我递给她的资料,显得极其兴奋又难以至信。

我伸手揭去他脸上的膏药,果然伤口已经奇迹般的痊愈,心下更加笃定:“这里就是我刚说的地方,每次做完梦,我都觉得自己长高了一些。曾经跟妈妈说过,她说小孩子长个子都是在晚上长的。虽然如此,但是我知道,这个地方确实有让人再次生长的能力”。

心恋十年

“不然呢?”

“你说的没错,这里空气的成分确实有些不同,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正在充电的感觉。”

连载小说链接

“用你的跑车?”

说话之间,一座八角观景亭隐约从雾气中显现出来,同时鼻子里幽幽飘来丝丝缕缕涩涩的荷花香,顿时让人心醉神迷。
“是荷花!”我期待许久的梦里那片美丽的荷塘,一直缠绕在我脑海里的荷花塘,马上就要真真实实地呈现在我眼前了!那座神秘的古城,我期待的谜团,马上就能揭晓了!我早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撒腿就往前跑去。

“想什么呢,坐飞机!”

“蓝雪,你慢着点儿!”

我们由远及近依次去了大明湖,洪湖,西湖。结果我越走越沮丧。那些地方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旅游景区,宽敞的马路,络绎不绝的人群,和我的梦境丝毫不沾边儿。我蹲在西湖的马路边,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心下陡然一惊,连忙追了上去。这丫头做事总是风风火火,顾头不顾尾,我得时刻保持警醒,留意她周身可能存在的危险。我能理解她此时的心情,就连我也一样的激动,这里的景象早已超越了常识和俗世所见,所以接下去我们会面对些什么,我一点底也没有。

“嗨!干嘛,这么快就泄气了?”

我半是激动,半是警惕的跟在她身后,突然荷花的芳香便从四面八方涌来,像阵阵海浪,一浪浪翻涌而来,漫天的绿色倾泻而出,错落有致的荷叶中或大或小或白或粉的莲花犹如出浴美人怯生生躲藏在里面。

“绝望了。这些地方和我的梦境相差太远了,我早该想到,那么神秘的地方怎么会出现在人世间。”

这几天我见过太多荷花了,大明湖的,洪湖的,西湖的,可是全不似这里的,让人一瞬间仿佛置身于一个宁静的异世界,没有俗世的喧嚣和浮华名利,只有纯净如赤子般的信仰。

“那就只当来旅游喽,也用不着绝望啊。我在想,会不会在国外,我们的寻找范围是不是应该再扩大一点儿?”

“天涯明月共此时,两心千里不相知。待到白首在相见,觥筹醉谈一笑之”。傍在蓝雪的身侧,见如此景,我不自觉的呤出了这首诗。蓝雪缓缓扬起脸,纯净的眼眸像溪边猛然撞见的梅花鹿,我的呼吸骤然停止。其实我一直在省问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地追求蓝雪。垂涎她的美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又或者来自于自己内心那股征服欲?现在我突然明白了,我珍爱着她那份纯净的美。就如这一方超凡脱俗的景,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我都心怀眷恋,不忍隔舍。

“不,就在国内。”我无比坚定地说。

“你知道吗,每当我梦里来到这片圣地,我都好想找个人陪,因为它太美了,我好想让我爱的人也能看到这样美的地方。”坐在八角亭的长条椅上,蓝雪将头轻轻倚在我肩上,看着面前的荷塘温柔说。

“现在又这么肯定?”

“结果是我陪你来了,会不会太失望了。”

“相信我的直觉吧!”

蓝雪轻轻摇了下头,突然在我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谢谢你,天佑。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的了解过你,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么可爱。”

就是这么奇怪。虽然我不能确信那个地方在哪里,但是有一些东西却是可以无比肯定。比如它一定在国内,比如,假使我看到它的话,身体一定会有所感应,一定能在第一时间辨认出它。这或许就是直觉吧。我们爬上了西湖附近的山脉,此时夕阳垂入水面,百鸟齐鸣。夜色像灰色的薄雾一般将山体笼罩。

“可爱?”我不禁皱起了眉头:“我可不喜欢被如此形容。”

“这世上有你这样的傻丫头,也有我这种愿意跟着你一块傻的傻瓜。如果我老妈知道我又来了凤凰山,大概要发疯了。”

蓝雪没有接话,只是微微一笑,抬头望向了西边的天空:“古城如果出现,西边天空应该会有一个滚动的水蓝色星球,现在什么也看不到……”

“哦,为什么?”

我也抬头望去,一轮银月正升入中空,弱弱地挂在荷塘的上空,感觉一阵风都能把它吹下来似的。西边如果有蓝色星球,宇宙间起不是有二颗围绕地球转的行星了?我不敢否定这种可能性,只是觉得存在的可能性也不大。

“我十岁那年也来过一次,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去,差点没命。”

“现在月升中天,时间尚早,我们再等等看。”我虽如此安慰,可心下觉得出现的可能性不大,身体竟毫无意识地懈怠起来。也有可能因为周围的环境太过舒适,我的整个身体始终像泡在温泉水中,再加上近几日的奔波劳累,竟不知觉的沉入了梦境的深渊之中。

我猛然收住了脚步,伸手握住了齐天佑胸前坠着的饰物,仔细端祥了起来:“所以这条狗链子就是你的护身符?”那是一块刻有神兽的福牌。神兽似狗非狗,似猪非猪,以我有限的知识竟不识得它:“金的吗?”我张嘴就想咬。

梦里我看到了天边悬着一颗冰蓝冰蓝的球体,像是一个巨大的地球动态模型。我就站在那片开满马蹄莲的草地上,呆呆地望着它。突然那颗星体的发出强烈的蓝光,漆黑的苍穹被照得一得冰蓝一片,一道金光从球体中穿出,朝我的方向奔弛而来,在距离我的头顶尚有百米有余的空中猛然停住,左右来回的飘动。那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金色发冠,胯下骑着一匹狼的神秘男子。那匹狼通体银白,熠熠生光,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射出二道笔直的绿光。

“什么狗链子,这是我的护身符。”齐天佑没好气地从我手里夺了回去,宝贝似的揣进怀里,继续爬山。

我喉头发紧,紧张地忘了说话。

“那你可知这上面的神兽有什么来历?”我在后头紧追不舍。

那个神秘男子只淡淡地看了我几眼,随即调转头去,骑着白狼呼啸着奔回那片冰蓝里。同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快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你也信?”

我仰头看着他们钻入星球,此时头顶的月亮渐渐跌入地平线,从月亮消失的地方,一个通体发光的古城赫然显现,巨大的青铜色城门吱吱欲开。

“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给我爸公司看风水的半仙儿送的,他说我和这神兽有渊源。”

我心想,这就是蓝雪口中的古城了。纵然那个神秘男子提醒了我,可是既然来了,不管有什么危险,也要进去瞧瞧。只是蓝雪呢?我的梦境里竟没有蓝雪!会不会蓝雪此刻正在她的梦境中,而我俩的梦境没有办法相连,所以无法相遇!如果迫使自己醒来又会如何?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这古城了。

我一听,噗嗤乐了:“该不会,你上辈子就是这只怪模怪样的神兽吧!”

我正暗自焦急,突然厚重的青铜古门轰隆打开,一阵古朴的气息迎面扑来。我略一踌躇,从腰包拿出手机,打下一行字:蓝雪,我进了古城,快来!输完之后,将手机放在城门边上。转身,径直步入了古城中……

齐天佑一张俊脸气的发紫,正要向我发飚的时候,突然山下边有一处白雾萦绕的地方,我的眼睛瞬间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有一股强烈的力量在召唤着我。

目录|神奇武侠 下一章|第5戳这里~

“天佑,快从这边下去!”我手指着那个地方,激动地叫道。


目录|神奇武侠 下一章|第3章戳这里~

已完成作品:


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心恋十年

已完成作品:

连载小说链接

我的奇葩相亲经历
心恋十年

连载小说链接

本文由亚洲必赢娱乐游戏发布于亚洲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敢相信 无法相信武侠

TAG标签: 亚洲必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