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解四书,言多必失和言必有中

先进篇第十一·一三(266)

先进第十一(主要记录孔子教育言论和对其弟子的评论)

【闵子侍侧,訇訇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每日《论语》编辑:曹友宝


图片 1

       弟子们侍立在老师旁边,气质表现各有不同。闵子骞是訇訇如也,恭敬而正直的样子。子路是行行如也,刚强而勇武的样子。冉有和子贡是侃侃如也,善于交谈而风度翩翩。

【钱穆译】鲁人计划要改作长府。闵子骞说:“照旧样子,不好吗?何必改作呀!”先生说:“此人只要不开口,一开口,说话必中肯的。”

【原文】

11.13闵子侍侧,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孔子看到他们不同的气质,内心非常快乐。孟子说:“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惧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诈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意思说,君子有三种快乐,称王天下都不算。一乐是父母都安在,兄弟姐妹都齐全;二乐是上不愧对天,下不愧对人,做事光明磊落。三乐是得到了天下的人才来教育他。孔子的乐就属于第三乐的范畴。

【杨伯峻译】鲁国翻修叫长府的金库。闵子骞道:“照着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为什么一定要翻造呢?”孔子道:“这个人平日不大开口,一开口一定中肯。”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孔子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样子;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样子;冉有、子贡是温和快乐的样子。孔子高兴了。但孔子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对于子路,孔子做过很多次评述,认可他的勇武,但是也一直担心他的命运,“不得其死然”就是孔子对子路的预测,意思说不知道他会碰到什么不测。后来,子路果然死于卫国孔悝之难。

【傅佩荣译】鲁国官员准备扩建叫长府的国库。闵子骞说:“照着原来的规模有什么不可以呢?为什么一定要重新扩建?”孔子说:“这个人平常不说话,一说话就很中肯。”

【原文】

11.14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鲁人为长府,关于鲁人,关于长府的解释有多种版本,今不译。贯,体例。言必有中,现在是成语了,就是说话能说到点子上的意思。

【译文】

鲁国翻修长府的国库。闵子骞道:“照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何必改建呢?”孔子道:“这个人平日不大开口,一开口就说到要害上。”


       鲁人要改建长府,闵子骞说:“还是保留原来的样子吧,怎样?何必改建呢?”孔子说:“闵子骞这个人平时很少说话,但是一出口就一语中的。”

前一段是闵子骞说的话,不管鲁人是鲁昭公还是三家(季孙、叔孙、孟孙三氏),也不管长府是鲁昭公住处还是国库,反正肯定是大兴土木,劳民伤财,所以闵子骞劝诫说,一切按照旧制不行吗?为什么要改建呢?后一段是孔子评价闵子骞说话,说他一开口就能说到点子上。说明闵子骞平常很少说没有意义的话,他不开口则罢,一开口肯定有针对,有道理。

【原文】

11.15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长府是藏货财的府库。毫无来由的改建他,价值不大。鲁人可能是指鲁昭公,也可能是指季氏,这实际上不重要,重要的是改长府后面的深意,无论谁改,可能都不能达到其所欲想的作用,所以闵子骞微言阻止这样的举动,只是没有明说后面的深意不能起作用。

闵子骞是德行科的高材生,他看问题、分析问题自有他的独到,他的言行举止、为人处事自有他的端正,针对鲁人修长府,他一语中的,看到问题的本质,击中问题的要害,往大了说,是为国家利益;往小了说,是照顾百姓利益,连孔子也深表赞同,由衷地赞美起他来。

【译文】

孔子说:“仲由弹瑟,为什么在我这里弹呢?”孔子的学生们因此都不尊敬子路。孔子便说:“仲由嘛,他在学习上已经达到升堂的程度了,只是还没有入室罢了。”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现在社会上有能说会道的,也有笨嘴笨舌的,能说会道的人中又有能说的,还有会说的。能说的虽然口若悬河说得天花乱坠,但不一定能切中要害;会说的虽然话不多,但要言不烦言必有中。想想平常我们自己的表现,我们是做能说的人还是做个会说的人呢?有人说我要既然能说,又会说,但能说和会说不能兼顾啊,能说的巧言多、废话多,可能言不及行。会说的言简意赅,言之有物。但我们再想想言多必失、祸从口出,我们应该知道怎样选择了。

【原文】

11.16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孔子说:“子路,你把琴弹成这个样子,怎么能在我们下呢?”子路弹琴,不和雅颂。孔子就是定乐之人,当然不能忍受子路这样的弹琴。孔子曾经评价舜的音乐是尽善尽美,因为舜位是禅让来的,没有杀戮;周武王之乐,是尽美,没有尽善,因为是通过杀戮夺的天下。子路一身勇武,肯定很难弹出尽善尽美的音乐,可能带着杀戮的狂躁融于音乐,让人听了未必舒服。但是孔子埋汰子路就算了,其他小师弟们对子路也不尊敬。孔子就说:“子路已经登上求知的殿堂,只是还没有深入到更精深的境界,你们这些小子,还没有入门呢,还不赶紧学习。”

先进篇第十一·一四(267)

【译文】

子贡问孔子:“子张和子夏二人谁更好一些呢?”孔子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一些吗?”孔子说:“过分和不足是一样的。”

       闵子骞、冉有、子贡和子路各有自己的特点,孔子乐的是能够因才施教。唯独子路这个弟子确实让人揪心。从教育的角度来说,学习不仅是知识和行为,更多是认知的变化,心灵的升华。因此,孔子一直不太认可子路的认知,从子路勇武但缺乏理智表现来看可知一二。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无论教育还是生活,“尽人事,听天命”,子路可能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就是秉性使然。我们一直推崇的知行合一,很多时候,我们以为难的是行,实际上难的是知。因为我们没有领悟到真知,所以难以促成真行。知和行本为一体,为了后人能够理解清楚知和行的关系,故而分离来解释。知得透彻,行得坦然,想必孔子说子路已登堂未入室,就是这样的出发点吧。

【钱穆译】先生说:“由的鼓瑟声,为何发在我的门内呀?”门人听了不敬子路。先生说:“由呀!他已升堂了,只是未入室罢了。”


【杨伯峻译】孔子道:“仲由弹瑟,为什么在我这里来弹呢?”因此孔子的学生们瞧不起子路。孔子道:“由么,学问已经不错了,只是还不够精深罢了。”

图片 2

【傅佩荣译】孔子说:“由所弹的这种瑟声,怎么会出现在我的门下呢?”其他的学生听了这话就不尊重子路。孔子说:“由的修养已经登上大厅,还没有进入深奥的内室而已。”

瑟,古代乐器,这里指瑟声。奚,因何缘故,为什么。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就是现在登堂入室的意思,比喻学问或技能从浅到深,达到很高的水平。

孔子对子路的评价或指责毫不掩饰,这里讲子路弹瑟,可能声音不太合孔子口味,也可能子路技艺太差,弹得有些费劲,孔子就说仲由的这种弹瑟声怎么会出现我的门下呢?意思是说,我怎么教了这么一个学生,技艺有待提高啊!其他学生听到了,就有点看不起子路了,虽然子路年长一些,但对他不那么尊敬了。孔子又说了,仲由啊,已经入门了,只不过还没入室,还需要再炼炼。孔子不是教音乐的,一个学生的音乐才能不是他主要的教授目的,他用弹瑟来比喻一个人的品行修养,说子路的修养才刚刚入门,还没有达到很高的境界。大家知道子路除了好勇、爽直,几乎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他批评子路是想子路有所提高,他为子路辩解,是说子路和以前比,已经有进步了,大家应该认可这一点。

孔子是很讨厌很多人的,比如“巧言令色”,比如“乡原”,比如“孺悲”等,但他一直把子路带在身边,视为知己,说明他还是很肯定子路的,但他知道子路好勇,对其有“不得其死然”的担忧,因此他对子路平时的教诲可谓是用心良苦。

本文由亚洲必赢娱乐游戏发布于亚洲必赢,转载请注明出处:注解四书,言多必失和言必有中

TAG标签: 亚洲必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